國際素食聯盟 (IVU)
IVU logo
第三十五屆世界素食者大會
為什麼環境保護主義者不吃素
David Pye,IVU財務部,VSUK董事
星期四,全體會議。


首先,我想要說明這個談話的目的不是在於疏遠環境保護主義者,而是尋找原因來說明為什麼這一群熱心奉獻的人們卻忽視了這樣一個話題。在座各位一定覺得任何關心這個星球及其子孫後代的人都應該會很自然地關心這一點。

那麼究竟為什麼環境保護主義者對素食主義視若無睹、仿佛帶上了護目眼鏡呢?我從事環境保護工作已超過十五年。我早年的很多時間是在英國的綠黨工作 (UK Green party),在很多社區的選舉中參選並幫忙制定政策。八十年代末在Wolverhampton的一次綠黨會議中,我第一次強烈地感覺到這護目眼鏡的存在。當時,我們一群人在鄰近的一個咖啡館討論綠色政治和環境問題。我在與一名激進分子聊天時提到素食主義並告訴他我是一個素食主義者。我的朋友立即宣布他雖然認為素食在原則上是一件好事但他聲明:

“我沒有時間成為一個素食主義者,為了拯救地球我太忙碌了?”

我沒有懷疑他正在十分忙碌地拯救地球並且可能真作了一些有用的事。但同時他卻忽略最基本和最簡單而可對環境產生積極影響的辦法。這是說明人們如何為“生態護目眼鏡”尋找理由的很好例子。

我還發現那些忙碌的環境保護主義者為其吃肉提供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對食物沒有興趣,吃飯只是不得已而為之”。對食物的缺乏興趣也被作為忽略素食主義論點的一種借口。

最近我又碰到了這些問題。我是一個環境保護慈善機構的董事,而此機構正試圖與另一個環保組織合併。我與另兩個董事一起與那組織的代表談判以達到共識。我所屬的慈善機構的章程中包含一項一般性的條款:“保護野生和馴養動物免受虐待和剝削”。讓我感到驚訝的是,那一組織要求我考慮將這一條款除去。因為這條款能被解釋為保護農場動物,而可能對他們的成員造成問題!

在此我們再一次發現“生態護目眼鏡”和無法看清問題全貌的情形。動物的處境和對它們的剝削被方便地忘記了。我屬的慈善機構自然拒絕放棄這條溫和的動物保護條款。

環境保護主義者一而再地用以反對素食主義的是一個“有機”理由。他們堅稱:“我只吃以有機方式生產的肉”。他們的邏輯是只要那些動物吃沒有化學藥品的有機飼料,剝削它們、虐待它們以及屠殺它們就是毫無問題的。

一個基於“自給自足”的說法常常與此論點相伴。其大意是說:“我希望能以有機方式達到自給自足。我自己培育蔬菜,自己培養農場動物,照料好它們然後宰殺、烹調和吃它們。”雖然有極少數人能夠達到這個目標,但對大多數這樣說的人,這僅僅是為了繼續吃肉的一個借口,直到在幻想中一個遙遠的未來他們可以實現這個夢想。這些人可能偶爾會購買一塊有機動物的屍體,但他們吃的大部分肉食仍舊如英國其它人一樣來自超市貨櫃。

如此我們作為素食者應怎樣反擊這些謬論呢?實際上這並不困難,因為環境保護主義者重視的那些全球性和地區性的重要問題都是素食理由的一部分。那麼,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問題以及如何以和緩的方式介紹成為素食對環境的助益。

保護自然環境

最重要的是農業對自然環境的影響,主要是由於過度施用硝酸鹽化肥及工廠化養殖業的排放和運輸問題。英國有超過兩億頭農場動物(即家禽、豬、牛和羊)。其中大多數在集約化或半集約化養殖場中。這些動物被喂以高營養飼料以達到高產的目的。因為對這種飼料的需求,英國四分之三的農田被用作種植飼料糧或作牧場。在狹小的場地中它們的大量排泄物成為環境污染。對高產率動物生產的需求和環境污染之間有直接的聯繫。

第三世界經濟

下表列舉了幾種歐盟生產和消費的作為動物飼料的富蛋白質原材料:

1995/96年 (千噸蛋白質) 來源:歐洲議會,1999年
原材料蛋白質生產蛋白質消費在歐洲生長的百分比
大豆(種子+豆糕)345115543%
葵花籽(種子+葵花籽糕)538140138%
芥花籽1551 - 77%
豆科植物803112272%
魚粉(fishmeal)36979447%

在這張幻燈片中我們看到歐盟自產的蛋白質(第二列)、實際的消費(第三列)和在歐洲生長的百分比(第四列)。

歐洲議會已聲明“歐洲能養活其人口但無法養活其牲畜”。除了將很大比例的可耕地用以種植飼料外,還要進口其牲畜飼料蛋白中的百分之七十。這些進口的飼料蛋白中有很多來自貧窮和環境惡化的國家。世界生長的大豆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用作飼料。在英國,我們百分之三十九的小麥、百分之五十一的大麥和百分之七十五的農田被用來飼養牲畜。在世界范圍,三分之一的糧食生產用於喂養牲畜。

“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的一份報告中估計:在1995年只英國就因為其進口的大豆而使用了其境外四千平方公里的土地,這其中一半以上在巴西。巴西的小農被大豆種植場排擠。很多人遷移到巴西東北部,而且可能因此而參與那裡對熱帶雨林的破壞。

歐盟統計局顯示在1997年為了歐盟國家,中歐和東歐國家提供了九萬噸葵花籽和葵花籽餅﹔塞內加爾和阿根廷分別提供了三萬四千噸和八萬一千噸的花生餅﹔泰國和印度尼西亞提供了兩百六十萬噸木薯(一種糧食替代品)﹔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提供了三十萬噸椰子餅﹔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一起提供了近一百萬噸的棕櫚籽殘余物。

除了這些植物類物資之外,1998年英國進口了其魚粉中的百分之九十二,其中多半來自如冰島、挪威、秘魯和智利的非歐盟國家。

缺水

農業用水中的大部分是不可恢復的,因為它經過植物而從葉片和莖乾上蒸發了。每一公頃農作物要消耗大量的水。有估計顯示一公頃玉米在生長期內要用四百萬升水,而另外還有兩百萬升水從土壤表面蒸發。每一公頃大豆需要四百六十萬升水,而每一公頃小麥需要二百四十萬升水。(幻燈片九)

幻燈片九:生產一公斤農作物所需要的水。(來源:Pimentel,1997年)

農作物 公升水/一公斤農作物
牛肉 100,000
大豆 2,000
玉米 1,400
小麥 900
土豆 500

這對於動物生產有什麼影響呢?如果我們考慮到高產動物所需的大量飼料,有計算表明生長一公斤動物蛋白一般要比生長一公斤植物蛋白多用一百倍的水。以牛肉為例,生產一公斤的牛肉需要一百公斤的草料和四公斤的糧食。這意味著生產一公斤的牛肉需要的水根據飼料生長地的條件而在十萬升到二十萬升之間。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七的淡水消耗用於農業。很明顯,為了生產肉類而使用水是效率很低的。

全球變暖

全球變暖或者“溫室效應”是一個大氣吸收地球熱輻射並重新輻射熱量的一個自然過程。通過這個過程,地球所吸收的熱量不至於全部失去。還不清楚全球變暖中有多少來自人為產生的溫室氣體(典型的溫室氣體是二氧化碳)但肯定我們通過集約化養殖場產生了大量的溫室氣體。

與生產動物有關的溫室氣體包括使用石化燃料而排放的二氧化碳、使用無機肥造成的一氧化二氮排放以及牛消化和糞便造成的甲烷氣體。

所有農場動物都通過正常的呼吸產生二氧化碳。每年每頭動物的排放量大約是:牛四千公斤,羊四百公斤和豬四百五十公斤。與此相比人類每年大約排放三百公斤而一輛典型的小轎車排放五千五百公斤。

下表列舉主要污染物、其影響及來自農業的百分比

農業和污染 來源:Carter et al.,1999年

污染物對環境的影響來自農業的百分比
酸沉積,硝酸鹽濾出富營養化80-90
一氧化二氮氣候變化和破壞臭氧層30
氮的氧化物酸沉積2-6
甲烷溫室氣體15
硝酸鹽淡水和海水的富營養化,地下水污染,酸化50-60

雖然其在大氣中的濃度較小,甲烷與二氧化碳相比是一種更有效得多的溫室氣體。它每年增加大約百分之一。農場動物和動物糞便每年排放八千七百萬噸,佔全球所有甲烷排放中的大約百分之十五。

一氧化二氮也促進溫室效應而且還破壞臭氧層。一份1994年的報告中估計當時每年排放的一氧化二氮中有百分之八十來自農業。一氧化二氮也是酸雨的主要原因之一。

農業還造成氨氣,而且英國每年釋放的三億五千萬噸中有百分之八十由此而來。氨氣造成硝酸鹽濾出和酸雨。

過度捕魚

水產農業 Aquaculture (魚類養殖)是世界食物經濟中的增長最快速的部分,年增長率為百分之十一。有人希望通過這樣的增長而減輕海洋魚群的壓力,這其中大多數現在已被過量捕撈,以及為這個每年增加七千八百萬人口的世界提供一個可靠的食物來源。

與此希望相矛盾的是,最新的研究顯示養殖肉食魚種的增加實際上是在加快世界上漁業的崩潰。

生產一磅的蝦、?魚、鮪魚,鱈魚需要用兩到五磅的捕撈魚制成魚粉和油之類的飼料。

一個新的研究發現養殖以水草和底泥為食的魚類的傳統水產農業正在被養殖大型肉食魚類的現代集約化養殖業所取代,因為這些魚類在自然環境中已經因過度捕撈而被毀。甚至在亞洲這水產養殖的老家,像羅非魚和鯉魚這樣的素食魚類也被喂以魚粉和魚油以加快增重提早上市。

因為我們捕魚來喂養魚。所以魚類養殖無法減輕過度捕撈反而使情形變得更糟。

結論

引用1999年CIWF關於工廠化養殖和環境的出色報告中的一段。

“以環境來說,動物農場是養活這世界的最昂貴的方式。生產動物蛋白質是以一種極低效能的方式利用陸地和水資源。農場動物以低效率將植物蛋白質轉變成為動物蛋白質 - 典型的效率大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而在牛肉的情形中只有百分之八。豬要吃四公斤糧食才能生產一公斤豬肉。康乃爾大學的一份報告中估計生產牛肉所需的水是生產稻米的五十倍,生產小麥的一百倍。美國的“有責任心科學家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得出結論說如果美國人均肉食量減半就可以減少農業用地百分之三十減少水污染百分之二十四。“世界農場動物慈善聯合協會(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Trust)”的新書《肉食商業(The Meat Business)》主張全球性的工廠化養殖業可能會導致環境和社會的慘禍。在今後二十年中如何喂養八十億人口而又能保護我們的包括陸地、水、空氣和野生物種的自然資源是一個日益緊迫的課題。在全球普及集約化養殖業不能被看作是一個可以持續的解決方式。”

到此我們已有了論斷,那麼環境保護主義者如何才能回答這些論點呢?我們在此還僅僅接觸了為什麼素食主義是環保人士自然的下一步的一些理由而已。我們還可以說明更多的理由,有興趣的人士可以在周五的一個會議中更進一步討論這主題。

所以結論是,請不要責備環境保護主義者不吃素,他們做的並不壞。雖然不幸的是他們中間有這麼多的人吃肉,但我們必須從合理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因此對環境保護主義者輕鬆一點,用一種溫和的方式介紹你的吃素的原因以及素食和環保的關聯。向他們顯示少吃肉或者吃素是唯一確定可以終止因現代動物農場造成的環境破壞的方式。所有事實都站在素食者這一邊。我們對此不能無所事事,聽之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