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联盟 (IVU)
IVU logo
第三十五届世界素食者大会
为什么环境保护主义者不吃素
David Pye,IVU财务部,VSUK董事
星期四,全体会议。


首先,我想要说明这个谈话的目的不是在于疏远环境保护主义者,而是寻找原因来说明为什么这一群热心奉献的人们却忽视了这样一个话题。在座各位一定觉得任何关心这个星球及其子孙后代的人都应该会很自然地关心这一点。

那么究竟为什么环境保护主义者对素食主义视若无睹、仿佛带上了护目眼镜呢?我从事环境保护工作已超过十五年。我早年的很多时间是在英国的绿党工作 (UK Green party),在很多社区的选举中参选并帮忙制定政策。八十年代末在Wolverhampton的一次绿党会议中,我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这护目眼镜的存在。当时,我们一群人在邻近的一个咖啡馆讨论绿色政治和环境问题。我在与一名激进分子聊天时提到素食主义并告诉他我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我的朋友立即宣布他虽然认为素食在原则上是一件好事但他声明:

“我没有时间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为了拯救地球我太忙碌了?”

我没有怀疑他正在十分忙碌地拯救地球并且可能真作了一些有用的事。但同时他却忽略最基本和最简单而可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的办法。这是说明人们如何为“生态护目眼镜”寻找理由的很好例子。

我还发现那些忙碌的环境保护主义者为其吃肉提供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对食物没有兴趣,吃饭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对食物的缺乏兴趣也被作为忽略素食主义论点的一种借口。

最近我又碰到了这些问题。我是一个环境保护慈善机构的董事,而此机构正试图与另一个环保组织合并。我与另两个董事一起与那组织的代表谈判以达到共识。我所属的慈善机构的章程中包含一项一般性的条款:“保护野生和驯养动物免受虐待和剥削”。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那一组织要求我考虑将这一条款除去。因为这条款能被解释为保护农场动物,而可能对他们的成员造成问题!

在此我们再一次发现“生态护目眼镜”和无法看清问题全貌的情形。动物的处境和对它们的剥削被方便地忘记了。我属的慈善机构自然拒绝放弃这条温和的动物保护条款。

环境保护主义者一而再地用以反对素食主义的是一个“有机”理由。他们坚称:“我只吃以有机方式生产的肉”。他们的逻辑是只要那些动物吃没有化学药品的有机饲料,剥削它们、虐待它们以及屠杀它们就是毫无问题的。

一个基于“自给自足”的说法常常与此论点相伴。其大意是说:“我希望能以有机方式达到自给自足。我自己培育蔬菜,自己培养农场动物,照料好它们然后宰杀、烹调和吃它们。”虽然有极少数人能够达到这个目标,但对大多数这样说的人,这仅仅是为了继续吃肉的一个借口,直到在幻想中一个遥远的未来他们可以实现这个梦想。这些人可能偶尔会购买一块有机动物的尸体,但他们吃的大部分肉食仍旧如英国其它人一样来自超市货柜。

如此我们作为素食者应怎样反击这些谬论呢?实际上这并不困难,因为环境保护主义者重视的那些全球性和地区性的重要问题都是素食理由的一部分。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些问题以及如何以和缓的方式介绍成为素食对环境的助益。

保护自然环境

最重要的是农业对自然环境的影响,主要是由于过度施用硝酸盐化肥及工厂化养殖业的排放和运输问题。英国有超过两亿头农场动物(即家禽、猪、牛和羊)。其中大多数在集约化或半集约化养殖场中。这些动物被喂以高营养饲料以达到高产的目的。因为对这种饲料的需求,英国四分之三的农田被用作种植饲料粮或作牧场。在狭小的场地中它们的大量排泄物成为环境污染。对高产率动物生产的需求和环境污染之间有直接的联系。

第三世界经济

下表列举了几种欧盟生产和消费的作为动物饲料的富蛋白质原材料:

1995/96年 (千吨蛋白质) 来源:欧洲议会,1999年
原材料蛋白质生产蛋白质消费在欧洲生长的百分比
大豆(种子+豆糕)345115543%
葵花籽(种子+葵花籽糕)538140138%
芥花籽1551 - 77%
豆科植物803112272%
鱼粉(fishmeal)36979447%

在这张幻灯片中我们看到欧盟自产的蛋白质(第二列)、实际的消费(第三列)和在欧洲生长的百分比(第四列)。

欧洲议会已声明“欧洲能养活其人口但无法养活其牲畜”。除了将很大比例的可耕地用以种植饲料外,还要进口其牲畜饲料蛋白中的百分之七十。这些进口的饲料蛋白中有很多来自贫穷和环境恶化的国家。世界生长的大豆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用作饲料。在英国,我们百分之三十九的小麦、百分之五十一的大麦和百分之七十五的农田被用来饲养牲畜。在世界范围,三分之一的粮食生产用于喂养牲畜。

“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在1995年只英国就因为其进口的大豆而使用了其境外四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其中一半以上在巴西。巴西的小农被大豆种植场排挤。很多人迁移到巴西东北部,而且可能因此而参与那里对热带雨林的破坏。

欧盟统计局显示在1997年为了欧盟国家,中欧和东欧国家提供了九万吨葵花籽和葵花籽饼;塞内加尔和阿根廷分别提供了三万四千吨和八万一千吨的花生饼;泰国和印度尼西亚提供了两百六十万吨木薯(一种粮食替代品);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提供了三十万吨椰子饼;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一起提供了近一百万吨的棕榈籽残余物。

除了这些植物类物资之外,1998年英国进口了其鱼粉中的百分之九十二,其中多半来自如冰岛、挪威、秘鲁和智利的非欧盟国家。

缺水

农业用水中的大部分是不可恢复的,因为它经过植物而从叶片和茎干上蒸发了。每一公顷农作物要消耗大量的水。有估计显示一公顷玉米在生长期内要用四百万升水,而另外还有两百万升水从土壤表面蒸发。每一公顷大豆需要四百六十万升水,而每一公顷小麦需要二百四十万升水。(幻灯片九)

幻灯片九:生产一公斤农作物所需要的水。(来源:Pimentel,1997年)

农作物 公升水/一公斤农作物
牛肉 100,000
大豆 2,000
玉米 1,400
小麦 900
土豆 500

这对于动物生产有什么影响呢?如果我们考虑到高产动物所需的大量饲料,有计算表明生长一公斤动物蛋白一般要比生长一公斤植物蛋白多用一百倍的水。以牛肉为例,生产一公斤的牛肉需要一百公斤的草料和四公斤的粮食。这意味着生产一公斤的牛肉需要的水根据饲料生长地的条件而在十万升到二十万升之间。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七的淡水消耗用于农业。很明显,为了生产肉类而使用水是效率很低的。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或者“温室效应”是一个大气吸收地球热辐射并重新辐射热量的一个自然过程。通过这个过程,地球所吸收的热量不至于全部失去。还不清楚全球变暖中有多少来自人为产生的温室气体(典型的温室气体是二氧化碳)但肯定我们通过集约化养殖场产生了大量的温室气体。

与生产动物有关的温室气体包括使用石化燃料而排放的二氧化碳、使用无机肥造成的一氧化二氮排放以及牛消化和粪便造成的甲烷气体。

所有农场动物都通过正常的呼吸产生二氧化碳。每年每头动物的排放量大约是:牛四千公斤,羊四百公斤和猪四百五十公斤。与此相比人类每年大约排放三百公斤而一辆典型的小轿车排放五千五百公斤。

下表列举主要污染物、其影响及来自农业的百分比

农业和污染 来源:Carter et al.,1999年

污染物对环境的影响来自农业的百分比
酸沉积,硝酸盐滤出富营养化80-90
一氧化二氮气候变化和破坏臭氧层30
氮的氧化物酸沉积2-6
甲烷温室气体15
硝酸盐淡水和海水的富营养化,地下水污染,酸化50-60

虽然其在大气中的浓度较小,甲烷与二氧化碳相比是一种更有效得多的温室气体。它每年增加大约百分之一。农场动物和动物粪便每年排放八千七百万吨,占全球所有甲烷排放中的大约百分之十五。

一氧化二氮也促进温室效应而且还破坏臭氧层。一份1994年的报告中估计当时每年排放的一氧化二氮中有百分之八十来自农业。一氧化二氮也是酸雨的主要原因之一。

农业还造成氨气,而且英国每年释放的三亿五千万吨中有百分之八十由此而来。氨气造成硝酸盐滤出和酸雨。

过度捕鱼

水产农业 Aquaculture (鱼类养殖)是世界食物经济中的增长最快速的部分,年增长率为百分之十一。有人希望通过这样的增长而减轻海洋鱼群的压力,这其中大多数现在已被过量捕捞,以及为这个每年增加七千八百万人口的世界提供一个可靠的食物来源。

与此希望相矛盾的是,最新的研究显示养殖肉食鱼种的增加实际上是在加快世界上渔业的崩溃。

生产一磅的虾、鲑鱼、鲔鱼,鳕鱼需要用两到五磅的捕捞鱼制成鱼粉和油之类的饲料。

一个新的研究发现养殖以水草和底泥为食的鱼类的传统水产农业正在被养殖大型肉食鱼类的现代集约化养殖业所取代,因为这些鱼类在自然环境中已经因过度捕捞而被毁。甚至在亚洲这水产养殖的老家,像罗非鱼和鲤鱼这样的素食鱼类也被喂以鱼粉和鱼油以加快增重提早上市。

因为我们捕鱼来喂养鱼。所以鱼类养殖无法减轻过度捕捞反而使情形变得更糟。

结论

引用1999年CIWF关于工厂化养殖和环境的出色报告中的一段。

“以环境来说,动物农场是养活这世界的最昂贵的方式。生产动物蛋白质是以一种极低效能的方式利用陆地和水资源。农场动物以低效率将植物蛋白质转变成为动物蛋白质 - 典型的效率大约百分之三十到四十,而在牛肉的情形中只有百分之八。猪要吃四公斤粮食才能生产一公斤猪肉。康乃尔大学的一份报告中估计生产牛肉所需的水是生产稻米的五十倍,生产小麦的一百倍。美国的“有责任心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得出结论说如果美国人均肉食量减半就可以减少农业用地百分之三十减少水污染百分之二十四。“世界农场动物慈善联合协会(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Trust)”的新书《肉食商业(The Meat Business)》主张全球性的工厂化养殖业可能会导致环境和社会的惨祸。在今后二十年中如何喂养八十亿人口而又能保护我们的包括陆地、水、空气和野生物种的自然资源是一个日益紧迫的课题。在全球普及集约化养殖业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可以持续的解决方式。”

到此我们已有了论断,那么环境保护主义者如何才能回答这些论点呢?我们在此还仅仅接触了为什么素食主义是环保人士自然的下一步的一些理由而已。我们还可以说明更多的理由,有兴趣的人士可以在周五的一个会议中更进一步讨论这主题。

所以结论是,请不要责备环境保护主义者不吃素,他们做的并不坏。虽然不幸的是他们中间有这么多的人吃肉,但我们必须从合理的角度来看这件事。

因此对环境保护主义者轻松一点,用一种温和的方式介绍你的吃素的原因以及素食和环保的关联。向他们显示少吃肉或者吃素是唯一确定可以终止因现代动物农场造成的环境破坏的方式。所有事实都站在素食者这一边。我们对此不能无所事事,听之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