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聯盟 (IVU)
IVU logo 世界各地的活動

第六屆歐洲素食大會
Bussolengo, 義大利,1997年9月21-26
肉食對人類行為的影響

Armando D'Elia,博物學家,化學家,素食營養學專家,義大利素食協會科學委員會名譽主席



人類為了肉類蛋白的營養價值,吃了大量的肉食。然而當人們吃下這些動物性蛋白質後,確是變得具侵略性、暴力、仇恨和缺乏道德感:因此我們說,吃肉對人類行為具有負面的影響。而素食主義者,態度則是溫和、寬容,易與人相處也願意和他人做心靈上的分享。專家反對食用動物蛋白的意見已經獲得神經生物學和神經傳導的化學過程方面研究的支持,兩方面的科學研究說明瞭動物蛋白質如何影響人類行為。所以在選擇食物上,那些是有益的,那些是要避免的,我們現在可以更確切地知道了。除此之外,我們不相信人性本惡,我們相信沒有人生下來就是邪惡與好鬥的,但是吃肉卻會讓我們變得如此可怕。

肉食對人類行為的影響

標示為“肉”的動物蛋白,實際上來自於陸地上脊椎動物死後的肌肉組織,具體一點的,這些肉就是來自牛(黃牛、水牛、北美野牛)﹔鹿(?、梅花鹿、馴鹿)、駱駝、駝鹿、獨峰駝﹔山羊、綿羊﹔驢、馬﹔野兔、兔子﹔美洲箭豬、河馬、袋鼠﹔還有家豬、豪豬和野豬等等。海洋裡脊椎動物的肉也是人類所吃的,因此:魚---我們不能忘記魚也屬於肉類的一種,而其它水生動物,例如鯨魚、青蛙和各種不同的鳥類也是,如雞、鴨、鵝、火雞、駝鳥及各種各樣的獵鳥。除此之外,肉食者還殘忍的殺害和吃許多無脊椎動物,譬如:軟體動物(章魚、烏賊、槍烏賊、虼、蝸牛、牡蠣、蛤蜊以及其它貝殼類)﹔有殼的水生動物,如淡水螯蝦、淡水小龍蝦、歐洲龍蝦、龍蝦、都伯林海灣大蝦、螃蟹、蜘蛛蟹﹔棘皮動物,像是海膽、海參等等都是。

所有這些來源於動物世界的蛋白質意味著絕對的血腥大屠殺,這不僅非必要而且與道德抵觸,肉食者還必須承受血毒症所產生的身體疾病,甚至是癌症,和因受攻擊性的影響所產生的心理紊亂。我們瞭解所謂的“肉”其實就是肌肉組織,其含有飽和脂肪,那是對健康最不好的食物。動物內臟並非肌肉組織,但是愛吃肉的人們還是喜歡吃動物的肝臟、腰子、腦子及其它器官等等,人們還吃的動物肚子,其實那是反芻動物複雜的胃的一部份﹔還有許多各式各樣的香腸、豬排、醃肉、火腿、豬蹄等等。人們也吃舌頭和牛尾巴等等,在中國還有吃狗肉和動物的腸肚雜碎,更不用提那些肉食者所愛吃的魚子醬、及一些珍禽異獸。

簡而言之,這是一場可怕的大屠殺,一場真正的浩劫。

人類吃了大量的動物性蛋白質之後,行為已受到了很深的影響。在自然界,肉食性動物通常都是非常兇猛且具攻擊性,而一個非肉食者則是和平與合群的。另外可以清楚發現的是,人們如果在飲食上不再吃大量的高蛋白飲食,尤其是肉,個性上會漸趨溫和。眾所周知的是,狗雖然是肉食性動物,但如果我們喂食?們比平常還要多的肉食,?們的防衛心會更強,也較會攻擊陌生人。同樣地,在戰時,當一個軍人將參與高度危險的軍事行動時,軍方會給他們吃大量的肉,肉就像是藥,會激發軍人的仇恨心、暴力與降低道德感。在荷馬的伊裡亞德書裡寫到,每當戰士上戰場前都會被犒賞酒肉宴,就是這個道理。著名的哲學家塞內加(Seneca)曾指出,你可以在肉食量很大的人當中看到:暴君,策動屠殺者,親屬與同胞間的爭戰,教唆謀殺者與奴隸販子。但是在吃素的人身上,則可以發現詳和的行為表現。德國化學家李比(Liebig)告訴我們,在吉森(Giesen)動物園中的熊如果被迫以肉代替蔬果時,?們會顯得焦躁不安且具危險性。

如同達勒蒙(J. Dalemont)在他的《心理保健手冊》中所描寫的人類飲食史一樣,我們可以說,身體的保健就是心理的保健。“吃肉才有能量”的口號,是社會上那些肉食者為自己找的借口,他們認為這個社會是建立在競爭上,為了自由且無羈絆的競爭與往上爬,必須戴上一付好鬥的面具,才能夠出人頭地與贏得生活所需。

社會生物學已簡單清楚地說明為什麼吃肉對人類行為有負面影響。如同大家可以看到的,人們很容易被環境因素影響,特別是飲食,其中一個重要的事實來自1855年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Ludwig Feuerbach)所說的「Der Mann ist vas er isst」,意思就是「吃什麼像什麼」。其實早一個世紀以前,也就是1728時,一位著名的義大利學者貝卡利(Bartolomeo Beccari)(醫生、化學家、波隆納大學化學老師)就講了一句公道話,他說「Quid alius sumus, nisi it unde alimur?」(如果我們不像我們吃下的動物,那麼我們像其它的什麼?),為費爾巴哈後來所說的話預先做了批注。

這兩位了不起的思想家剛好是素食主義者絕非巧合。尤其貝卡利(Beccari)在動物和植物蛋白質中間發現了麩質和其對人體產生的誘發力。人不只是一條用來填滿食物的消化道,而是一個會思考的生物,人的頭腦,如同身體其它部份,必須由血液經由新陳代謝輸送必須的營養來滋潤。我們現在吃的大多數食物來自只為賺錢的食品工業,根本忽略了我們人體的飲食需求。如同正統的醫藥是由製藥業提供資金,我們可以說,所謂的“營養學”實際上是操控在那些化學食品業手上。

這種工業,尤其以動物性蛋白質為主要產品的工業,只是個藉由媒體的助力,專門製造和販賣“垃圾食物”的工業吧了。如果對此類工業的行為熟視無睹,讓人類和其?動物食用屍體,則必將導致人類和其?生靈行為的暴力傾向。20個世紀前,拉丁諷刺人朱文納爾(Juvenal)(第十諷刺詩,512頁)即以那句不朽的名言「Mens sana in corpore sano」 (健康的心智來自於健康的身體)來說明身和心之間的緊密關聯性。

想要一個健康頭腦,必須要有一個健康身體,此意味著我們應該把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緊接在朱文納爾之後,17世紀的英國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在1693年寫的《對教育的見解》中也肯定朱文納爾的說法,他說到「有聰明健康的頭腦,要先有健康的身體」。

這也就是素食最重要的地方,吃素可以幫助身體解毒而且淨化提供給腦部的血液,讓我們的頭腦變得更清明,進而走向一個真正開放的心靈,一個擁有自我控制及承受較高智力及體力工作的能力,而且讓我們的舉止變的文雅,講話變的溫和有禮貌,不易與人發生口角,懂得用心與人相處、愛人、合群以及與人分享。

由腦波圖中的電子活動情形,我們可以看出素食會激發阿爾法波(Alpha Waves) ,此說明神經肌要達到放鬆的狀況,不只要放鬆頭腦,還要把整個身體都放輕鬆。李德比特(Leadbeater)堅信此一科學研究證明素食是有利人類行為表現,因為吃素在過程產生平靜安和的感覺,「這種感受類似於處於深層理解真理時的打坐所產生的狀態」。

以上清楚的說明,為什麼這麼多世紀以來世界上最聰明,最有文化,最具忍耐力,最寬宏大量的人皆是素食主義者,雖然他們來自於所有不同的知識領域:如科學、哲學、藝術、文學、醫學等等,但是他們都選擇吃素。

非常明確的是,人們吃了肉之後,血液運載肉類的分解產物供應給腦部,腦部機能因此受到影響,同時行為舉止也變的不一樣。我重複說一遍,此時人們會變的不耐煩,好爭吵與好鬥﹔且此時憎恨取代了愛,離群取代了合群,反社會和暴力行為取代了交流與和睦。同時,人們將陷入在反社會的狀態中和令人討厭的個人主義表現而不自覺。而那些想要擁有權力的人只要分化與控制他們,就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那些擁有權力的人也非常清楚知道,如何利用食物當作武器去改變人類的行為,因為這是達到他們目的的最簡單方式,所以他們竭盡所能的鼓勵人們吃死掉的、有毒性的所謂美食,特別是肉類。他們真正目的是要控制我們的頭腦,他們希望我們變得沒有判斷力。總而言之,素食主義者經由食物可以得到高智能,而吃肉則會使人們意志沮喪,活動力減弱。肉食會使我們產生危害個人與社會的行為,降低血液中的血清素水平。吃下含大量肉類蛋白質的每一餐飯,都會使腦中的色氨酸含量減少,而導致人有侵略、憂慮和好鬥的傾向﹔如果我們能依照素食原則多吃由陸地上長出來的蔬果,則我們的行為舉止就更有正面的表現。因為我們所選擇的食物,影響我們的行為和情緒。

這是羅思博士(Rossi)所要表達的意思,這句話也獲得了麻省理工學院營養和飲食學系的生物學家弗恩史東(John Fernstrom) 與赫曼(Richard Hurthman)的實驗證實,即血清素有促進睡意的能力。

一些反對素食主義的“營養師”(因為各種原因,公開或未公開的),認為人類的好鬥並非吃肉類蛋白質所引起的,而是人性本惡。這是一個荒謬的主張,因為沒有人天生就具攻擊性或者邪惡,但卻可以因由吃肉而變得如此。知名考古學家沙翠亞尼(Luigi Lombardi Satriani)表示,那只是一個將暴力歸罪在天性的借口,目的是為了逃避我們對社會應付的責任。考古學家已證實,沒有人天生就是壞人,否則暴力早就充斥整個世界了。事實上,完全無暴力文化的族群仍然存在地球上的,例如,某些非洲部落、巴西西北部的印地安區或委內瑞拉的Piaroa印地安區的一些部落,他們在互相合作的根基上建立了非常和諧的社會,兒童在成長過程沒有侵略的軌跡可循,從兒童的遊戲中可以看出他們平靜的生活方式,因為其中有唱歌、跳舞與愛。他們不知道什麼是仇恨,且這些人全是素食者。這是證明飲食會影響個性的最好的證據。

我們不應該忘記,肉食者經常以能奢侈地吃肉來誇耀他們自命的優越,因為他們相信肉是一個代表兇猛的飲食符號,一種表明他們屬於強壯的一類的象征。但是為了吃肉,他們必須先使用暴力,殺死動物,結束?們的生命,所以肉食行為等於謀殺,不可避免的必須使用暴力。但是素食主義者卻獲得從大地之母給予的生命及力量,吃下擁有崇高能量蔬食的他們,則處在堅定不變、平靜、安詳的身心狀態。卓越的臨床工作者和科學家史托利教授(Carlo Sirtori)清楚地指出,為什麼食肉會使人類變得暴力,因為他發現,在肉裡的磷和鈣比率是50:1,磷已大量超出人體實際所需,而牛奶的磷和鈣比率是1:2。史托利教授表示身體鈣濃度太低,將導致人類行為變得易怒及暴躁,有些小孩身上還會有痙攣的現像產生。

1992年波灣戰爭期間,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準備進入攻擊行動前,軍方供應了比平時多5萬只的火雞給軍人吃,原因是:「他們是戰士,必須吃很多肉」。換句話說:「他們必須進行攻擊作戰,而肉類食品可以幫助他們更具攻擊力」,最後讓我引述證實肉食對人類行為有侵略性影響的德國知名哲學家摩萊蕭特(Jacopo Moleschott)的一句名言來結束我的演講,他說:「只要愛爾蘭人繼續吃馬鈴薯,吃牛排和烤牛肉的英國人就可以永遠的征服他們。」

意翻英:Hugh Rees, Milan,Associazione Vegetariana Italiana (AVI)

英翻中:林美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