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聯盟 (IVU)
IVU logo 世界各地的活動

第六屆歐洲素食大會
Bussolengo, 義大利,1997年9月21-26
邁向素食的未來

Riccardo Trespidi
醫生,專長於順勢療法,AVI(義大利素食協會)科學委員會成員
1994年曾是IVU成員並代表IVU參加FAO(聯合國糧農組織)召開的關於營養的國際會議。



首先,我要謝謝會議的各位組織者,所有與會者,特別是那些支持我的獻血者─你們的幫助讓我可以做些很有意思的研究,因為這研究從未有如此多的不同種類的參與者,包括各年齡層以及從世界各地來的人。

讓我解釋一下本人在藥學院從事的飲食研究。我相信選擇素食是道德上的決定。那些基於環境,生態,生物,或是營養的理由而選擇飲食的人,有時還是會吃一些肉。然而,在我們的醫學營養師會議(Medical Nutritionists' Conference)中,我們曾經比較過素食和偶爾使用動物製品的“地中海式”飲食。結果,那些食用蛋奶製品的素食者中營養不良的比率較採用地中海式飲食者還高。實際上全素食(vegan diet)是最接近完美的飲食。今天你們當中有些人只食用未加工的食物或只吃水果﹔如果按照我同事的說法,你們早該死了,但很明顯他們錯了。我們在研究中比較過兩組小孩:一組小孩什麼都吃,另外一組則是吃素。儘管在身體發育上兩組並無差異,然而在體脂肪比例上素食組則明顯較低。在鐵質的吸收方面兩組也沒有不同。在醫學營養師會議結束前,我們畫了一個代表基本食物的金字塔做為總結。在其底層我們放了穀類,第二層放了蔬果,而第三層則放了種子及堅果類。之後我們又在旁加畫了一條線,並列了一些選擇性的食物。須強調的是這結論只代表了醫學營養師們的觀點,他們認為食物金字塔有特別的意義,而並非是素食者的看法。

現在讓我來說說雷德-羅尼(Red Ronnie)的故事。羅尼是義大利一個國家電視台的名主持人,同時也可算是在義大利電視上最時髦的人之一。他已經主持一個名為“Roxy Bar”的節目有一些年了,而這節目不僅邀請音樂界重量級人物,同時也討論些非常嚴肅的主題。譬如說節目中就曾邀請過一位達賴喇嘛的代表。羅尼討論的話題很廣泛,也包括了素食主義。喬治歐-轍奎逖醫生(Dr. Giorgio Cerquetti)曾在八年前與他見過面,當時的他還沒有吃素,並正在 Emilia Romagna(譯注:義大利北部的一省)追蹤報導一群非素食醫生。就在第一次與轍奎逖碰面後,羅尼開始對素食主義越來越有興趣,直到如今他被視為義大利素食界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人士之一。他同意一口氣播出由英國素食學會製作,保羅-麥卡尼(譯注:前披頭四樂團─Beatles─之團員之一)旁白,全長共18分鐘關於素食主義的節目“吞噬地球(Devour The Earth)”。這節目甚至在一個國家電視網播出了四次。而我自己也被 RAI(義大利國家電台)邀請去倫敦訪問麥卡尼關於他對素食主義的看法,並將在此電台一個完全討論素食的節目中播出。在歷史上我們知道許多素食的名人由於其他某些原因而成名,而他們對素食的選擇可能被一般人視為這些名人的怪癖之一。然而,近幾年來世上許多文化圈和娛樂圈內的知名人士卻刻意突顯他們的素食的選擇。例如麥卡尼在被費比歐-法季歐(Fabio Fazio)訪問時曾數度想切入素食主義的話題。

當我在思考動物權利(animal rights)時,我會試著想像兩百年前在南非的那些倡導反奴隸制度者是如何努力的,要知道在當時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瞭解剝削利用其他人類是件多麼荒謬的事。那些倡導者活在一個與他們的觀點完全敵對的世界,被家庭及社會邊緣化,並且非常難表達他們的看法。

許多保護主義者(其實我並不喜歡如此描述倡導動物權利或動物解放的人)採取緩進的策略。而這種方式其實對於爭取動物解放有負面作用。譬如說,IFAW(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國際動物福利基金,世界上最大最有力量的動物保護組織)為了宣傳反對運輸動物而到處巡回展出的集約農場(intensive farming)照片,告訴大家動物不應該被限制行動,但卻不提出動物是否該被食用的疑問。就如同在兩百年前我不會認同那些要求把黑奴身上半公尺長的鏈條換成一公尺長的人,今天我也不會認同在動物福利上類似的論調。那些鏈條必須被打斷,自由也必須成為那些與我們膚色不同的人的權利──這是我們唯一能下的結論﹔任何其他中間道路的方式都不能被接受。

我認為這就是像我們這種研討會的問題所在:不試圖得出結論,而僅僅局限在素食者之間的對話,解釋一些很多人已經知道的事情,再次強調素食是最好的飲食選擇,盡以這些當作我們的主題。然而,就算事實與此相反,即使素食是有害的,即使動物解放會造成污染…我仍然會在這告訴大家動物必須被解放,希望你們也會。在所有關於動物解放的方式中,我們最常提到的就是素食主義,而最被忽略的則是道德的動機,道德的選擇,正是這些因素會讓人們開始吃素,並終生維持素食。就算是有了三分之一的人類吃素,動物的情況也不會被改善:它們仍然會被虐待,被宰殺,被食用。因此,如果我們這些參與研討會的素食者不從政策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如果我們不考慮戰略和目標,那麼數十年後就算我們這群素食者人數會增加許多,動物的問題仍將依舊存在。在此我想要求今後議題不應僅著重在宣導以營養為訴求的素食主義,也不應僅評估素食對於環境與我們自己的影響,以及肉食所造成的負面衝擊:我期望今後的議題將成為政策性的,各組織也能提出它們將如何促使肉食者吃素的戰略和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