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联盟 (IVU)
IVU logo 世界各地的活动

第六届欧洲素食大会
Bussolengo, 意大利,1997年9月21-26
迈向素食的未来

Riccardo Trespidi
医生,专长于顺势疗法,AVI(意大利素食协会)科学委员会成员
1994年曾是IVU成员并代表IVU参加FAO(联合国粮农组织)召开的关于营养的国际会议。



首先,我要谢谢会议的各位组织者,所有与会者,特别是那些支持我的献血者─你们的帮助让我可以做些很有意思的研究,因为这研究从未有如此多的不同种类的参与者,包括各年龄层以及从世界各地来的人。

让我解释一下本人在药学院从事的饮食研究。我相信选择素食是道德上的决定。那些基于环境,生态,生物,或是营养的理由而选择饮食的人,有时还是会吃一些肉。然而,在我们的医学营养师会议(Medical Nutritionists' Conference)中,我们曾经比较过素食和偶尔使用动物制品的“地中海式”饮食。结果,那些食用蛋奶制品的素食者中营养不良的比率较采用地中海式饮食者还高。实际上全素食(vegan diet)是最接近完美的饮食。今天你们当中有些人只食用未加工的食物或只吃水果;如果按照我同事的说法,你们早该死了,但很明显他们错了。我们在研究中比较过两组小孩:一组小孩什么都吃,另外一组则是吃素。尽管在身体发育上两组并无差异,然而在体脂肪比例上素食组则明显较低。在铁质的吸收方面两组也没有不同。在医学营养师会议结束前,我们画了一个代表基本食物的金字塔做为总结。在其底层我们放了谷类,第二层放了蔬果,而第三层则放了种子及坚果类。之后我们又在旁加画了一条线,并列了一些选择性的食物。须强调的是这结论只代表了医学营养师们的观点,他们认为食物金字塔有特别的意义,而并非是素食者的看法。

现在让我来说说雷德·罗尼(Red Ronnie)的故事。罗尼是意大利一个国家电视台的名主持人,同时也可算是在意大利电视上最时髦的人之一。他已经主持一个名为“Roxy Bar”的节目有一些年了,而这节目不仅邀请音乐界重量级人物,同时也讨论些非常严肃的主题。譬如说节目中就曾邀请过一位达赖喇嘛的代表。罗尼讨论的话题很广泛,也包括了素食主义。乔治欧·辙奎逖医生(Dr. Giorgio Cerquetti)曾在八年前与他见过面,当时的他还没有吃素,并正在 Emilia Romagna(译注:意大利北部的一省)追踪报导一群非素食医生。就在第一次与辙奎逖碰面后,罗尼开始对素食主义越来越有兴趣,直到如今他被视为意大利素食界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士之一。他同意一口气播出由英国素食学会制作,保罗·麦卡尼(译注:前披头四乐团─Beatles─之团员之一)旁白,全长共18分钟关于素食主义的节目“吞噬地球(Devour The Earth)”。这节目甚至在一个国家电视网播出了四次。而我自己也被 RAI(意大利国家电台)邀请去伦敦访问麦卡尼关于他对素食主义的看法,并将在此电台一个完全讨论素食的节目中播出。在历史上我们知道许多素食的名人由于其他某些原因而成名,而他们对素食的选择可能被一般人视为这些名人的怪癖之一。然而,近几年来世上许多文化圈和娱乐圈内的知名人士却刻意突显他们的素食的选择。例如麦卡尼在被费比欧·法季欧(Fabio Fazio)访问时曾数度想切入素食主义的话题。

当我在思考动物权利(animal rights)时,我会试着想像两百年前在南非的那些倡导反奴隶制度者是如何努力的,要知道在当时并没有多少人能够了解剥削利用其他人类是件多么荒谬的事。那些倡导者活在一个与他们的观点完全敌对的世界,被家庭及社会边缘化,并且非常难表达他们的看法。

许多保护主义者(其实我并不喜欢如此描述倡导动物权利或动物解放的人)采取缓进的策略。而这种方式其实对于争取动物解放有负面作用。譬如说,IFAW(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世界上最大最有力量的动物保护组织)为了宣传反对运输动物而到处巡回展出的集约农场(intensive farming)照片,告诉大家动物不应该被限制行动,但却不提出动物是否该被食用的疑问。就如同在两百年前我不会认同那些要求把黑奴身上半公尺长的链条换成一公尺长的人,今天我也不会认同在动物福利上类似的论调。那些链条必须被打断,自由也必须成为那些与我们肤色不同的人的权利──这是我们唯一能下的结论;任何其他中间道路的方式都不能被接受。

我认为这就是像我们这种研讨会的问题所在:不试图得出结论,而仅仅局限在素食者之间的对话,解释一些很多人已经知道的事情,再次强调素食是最好的饮食选择,尽以这些当作我们的主题。然而,就算事实与此相反,即使素食是有害的,即使动物解放会造成污染…我仍然会在这告诉大家动物必须被解放,希望你们也会。在所有关于动物解放的方式中,我们最常提到的就是素食主义,而最被忽略的则是道德的动机,道德的选择,正是这些因素会让人们开始吃素,并终生维持素食。就算是有了三分之一的人类吃素,动物的情况也不会被改善:它们仍然会被虐待,被宰杀,被食用。因此,如果我们这些参与研讨会的素食者不从政策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如果我们不考虑战略和目标,那么数十年后就算我们这群素食者人数会增加许多,动物的问题仍将依旧存在。在此我想要求今后议题不应仅着重在宣导以营养为诉求的素食主义,也不应仅评估素食对于环境与我们自己的影响,以及肉食所造成的负面冲击:我期望今后的议题将成为政策性的,各组织也能提出它们将如何促使肉食者吃素的战略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