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联盟 (IVU)
IVU logo 素食主义的历史
列奥纳多·达·芬奇 (1828-1910)
列奥纳多·达·芬奇的伦理素食


作者大卫·赫维兹(David Hurwitz)
dhurwitz@socal.rr.com
kate 中译

列奥纳多·达·芬奇名扬四海,被世人尊为全方位天才的典范。他的杰作在历史上人所共知,他的秘密笔记在十九世纪下半叶最终得以破解,综观这一切,我们对于达·芬奇的杰出成就所涉及领域之广泛不能不感到惊叹。从他本人的文字和早期传记作者的描述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列奥纳多品行高尚,伦理卓群。

本文意在探讨达·芬奇道德生活的一个侧面,这段史实虽然并无争议,却鲜为人知。我指的是达·芬奇拒绝以动物为食,并且痛感虐待动物的残酷。  

让·保罗·里奇特(Jean Paul Richter)是历史上破解列奥纳多笔记的第一人。他在经典大作《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文学作品》(1883年初版,1970年第三版)中写道:“我们从安德列·科萨里致朱里亚诺·德·美地奇信函的第一封里可以推断出,列奥纳多本人是个素食者……(接下来是这段意大利文--译者注)”

上述(信件)段落的译文如下:“……某些异教徒称为古吉拉特人(Gujerat,古吉拉特为印度西北部一个邦名,与巴基斯坦和阿拉伯海交界--译者注),他们不食任何带血的(动物),亦不许伤害任何生灵,正如我们的列奥纳多·达·芬奇。”顺便提一句,朱里亚诺·德·美地奇是列奥纳多的艺术赞助人,也是教皇里奥十世的兄弟。

在《列奥纳多·达·芬奇:艺术家,思想家,科学家》(1898)一书中,尤金·蒙兹(Eugene Muntz)写道:“根据科萨里的信件,列奥纳多似乎不食肉,完全以蔬菜为生,以此便将(西方)素食主义历史往前推进了好几个世纪。”

在《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思想》(1928)一书中,爱德华·麦可迪(Edward MacCurdy)写道:“允许对动物造成无谓的痛苦,更有甚者夺取它们的生命,对他来讲是可憎的。瓦萨里在讲述达·芬奇对动物的爱护时提到,在他经过佛罗伦萨鸟市时,常常亲手把鸟儿从笼里取出,付给贩者索价之后,让它们腾飞而去,重返自由。”

“不忍心给动物招致苦痛,他因此成了素食者。这是从安德列·科萨里致朱里亚诺·德·美地奇的信函中一句话推断而来。信里告诉对方有个名为古吉拉特人的印度种族,既不吃带血的(动物)亦不许伤害任何生灵,接着他加了一句,就如我们的列奥纳多·达·芬奇。”

在《列奥纳多·达·芬奇的一生》(英译本1991)中,塞吉·布兰姆利(Serge Bramly)写道:“列奥纳多热爱动物,因而素食。”

《列奥纳多·达·芬奇:文艺复兴思想家》一书(1997年译自法文),也称达·芬奇为素食者。该书作者阿列桑德罗·维佐西(Alessandro Vezzosi),为意大利芬奇市列奥纳多·达·芬奇博物馆的创建人与总监。

有一段引文,在若干本书与杂志,以及素食网站中不幸错误地被当作达·芬奇本人的原话。文字如下:“我从小便放弃了肉食,总有一天人们会和我一样反对谋杀动物,如同他们现在反对谋杀人类”。引文最初收录于名为《扩大的圈子:动物权利普及读物》(1985)一书,作者强·韦恩-泰森(Jon Wynne-Tyson)。这是一本集古今作家,哲学家,科学家以及其他名人有关文字的汇编,总的来讲十分出色。书中这段引文又来自一本小说,名为《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罗曼司》,作者德米特里奇·梅里考斯基(Dimitri Merejkowski,从俄语转译)。他在小说里的确让达·芬奇说了一些真言实句。这段文字与达·芬奇一段真实原文的索引在书中不小心错换了。梅里考斯基的引文无论在里奇特的书,还是在《列奥纳多·达·芬奇笔记》(初版1939)一书中均找不到出处。后者由爱德华·麦可迪“改编,英译,作序”。麦可迪该书是有关达·芬奇文学创作的另一本主要英语专著,除了特别注解,乃是本文引用达·芬奇文字的所有出处。事实上我在任何有关列奥纳多的书籍中找不到这段话。达·芬奇资料的进一步来源为《马底德密稿》,过去曾认为遗失,1965年又重新发现(因此里奇特,麦可迪与梅里考斯基均未见过) 。 

从所有的记载看,列奥纳多深为了解他的人们所爱戴。保罗·乔未奥(Paolo Giovio)大约1527年在《利奥纳多·达芬奇传》(里奇特英译,维佐西曾引用)写道:“他富有魅力的性情,杰出的才华与慷慨大度,不亚于他的俊美相貌。他的天才发明令人称奇,他仲裁一切有关美学,雅学和庆典的疑问。他自弹七弦琴一展美妙歌喉,整个宫廷为之着迷。六十七岁时他逝于法国,令友人无比哀痛。”

虽然广受欢迎,达·芬奇似乎确有他愤世疾俗的一面。

在温莎皇家博物馆藏《解剖笔记》中,我们发现以下文字:“你自称动物之君,我却说,不如称野兽之王,因你最为野蛮!你照料动物只是让它们为你的胃口提供子孙,你的肚腹成了万种生灵的坟墓。假如我得以畅所欲言,我还有更多话要说。”接下来几句之后他说,“难道自然不曾供给你足够的简单(素食)食物供你裹腹么?假如你还不满足,难道不可以把食物搭配起来组成式样繁多的混合么?”上述译文来自里奇特。早先的一个版本用扩弧加了“素食”这个词。

上述文字足够重要,我也把麦可迪的版本,包括两段之间的文字引用在此(有几句注解有必要加附在后):

“你自称动物之君,我却说,不如称你野兽之王,因你最为野蛮!你照料动物只是让它们为你的胃口提供子孙,你的肚腹成了万种生灵的坟墓。假如我得以畅所欲言,我还有更多话要说。

“然而我们在终止讨论前还要指出一种动物中鲜少存在的极端恶行。动物也有癫狂个体,数目却不如人类一般众多。它们当中除了疯癫者之外绝不自食同类; 除了狮,豹,虎,山猫等贪婪物种之外绝不自食其子。然而你不但吃了你的孩儿,也吃你的父亲,母亲,兄弟,朋友。这还不够,你侵略外邦,抢掠异族,把他们可耻地致残之后养肥,大口吞入腹内。难道大自然没有足够的简单食物供你裹腹么?假如你不满足,难道不能照着普拉庭那等作者的食谱,把食物搭配起来组成式样繁多的混合么?”

里奇特对于上文“极端恶行”的解释,引用了航海探险者阿美里戈·韦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写给皮埃特·苏德尼(Pieto Soderni)的一封信,其中提到自己1503年在加纳利群岛逗留期间目击该地居民的食人风俗。里奇特还提到韦斯普奇与里奥纳多熟识。作为旁注,学术界认为其他人命名了美洲,韦斯普奇本人与此无关。不同于哥伦布,韦斯普奇意识到他发现的正是“新大陆”( 阿美利戈·韦斯普奇为意大利航海探险者,美洲--America,便以他的名字命名--译者注) 。

从上文看,“简单食物”显然不是指动物。根据里奇特,普拉庭那(全名Bartolomeo Sacchi da Platina,1421-1481,学者,西方第一本大量发行的食谱作者--译者注)《关于正确的快乐与良好的健康》的意大利版发行于1487年,书中除了怎样烹饪各种动物之外有一些专门章节介绍蔬菜,谷物,坚果,香料与豆类的烹饪方法。

在《大西洋密稿76》中,我们发现一段文字,表达了以动物为食的不道德:“人和动物只不过是食物通道与走廊,其它动物的坟墓,死者的安息所,赖其它动物之死而偷生,是充满腐物的储藏柜。”

在法国研究院图书馆手稿MSS.F96 v.中,我们发现:“人类具有高深的语言能力,其中大部分空洞而具欺骗性。动物们语言能力低微,然而那一丁点儿却有用而真实。渺小的确定,胜过庞大的虚假。”

在温莎皇家博物馆收藏的《解剖编页B21 V.》中,我们发现另一段措辞激烈的文字,表达了他对某一群人类伙伴的看法。麦可迪评论说,这段文字反映了“某些人的完美体格与粗糙思想之间的对比”。

“我认为习性不良,理智稀少的粗人,不值得与那些具有见识和思辩能力的人们一般,拥有如此运作精密,功能繁多的机体,他们只不过是一个接受食物然后将它排出体外的口袋而已。

“事实上,只能把他们称为食物的通道。因为在我看来,他们与人类,除了具有共同的语言和体型,所有其它方面远远低于兽类。”

在这里,列奥纳多讨论了动物具备痛感的一个原因。或许这是针对某些人认为出于伦理考虑不吃动物也该同理不吃植物这种论点所作的答复:

“大自然给了这些具有移动能力的生灵们感受疼痛的能力,好让它们保护自己,不因行动时(碰撞)而招致减损与毁灭;而不具移动能力的生命形式,却不会碰撞他物,因此植物不需要痛感,假如你折断它,也不会与动物那样感受极度的痛苦。”

“所有的动物们憔悴不堪,望空悲叹。林木倾颓,毁迹遍地。山岳撕裂,矿脉被夺。可又有什么比替那些祸国殃民的狂热之徒歌功颂德更为罪恶呢?”来自《大西洋密稿,382 v.a》

另有一处很可能是达·芬奇原创的一系列文字来自《大西洋密稿》,列奥那多题名为“启示录”。根据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的《列奥纳多·达·芬奇》一书(初版1939,更新版1993):

“当时的米兰才子中流行一种游戏文体称为启示录,据记载达·芬奇同布兰曼特(Donato Bramante,当时另一位著名建筑师--译者注)曾以这个题材比赛。作者将日常生活事件描写成耸人听闻的灾难性预言 (有点类似于中国的谜语形式--译者注)。 例如'呼气时过于急躁,便要失明,之后便失去知觉',列奥纳多的解释为:‘上床睡觉前吹灯’。不过我相信列奥纳多在某些时候是利用这种文体来表达自己的信念。许多段落描写的残酷与不义行为看上去难以相信,答案为动物便可以理解。‘无数的儿女被夺走,开膛,剥皮,残酷地切成小块’,指‘牛羊’。‘最艰辛的苦力却报以饥渴,鞭打,棒击,咒骂,与虐待’,指‘驴子’。我们从列奥纳多同时代人的口中已了解他对动物的钟爱,可以确信象这类启示录并非仅仅是文字游戏,而代表他拒绝把人类利用机巧对其它动物施以痛苦看成理所当然。”

除了以上有关屠杀和奴役动物的段落之外,达·芬奇甚至认为从母牛取奶几近于偷盗。在题为“从动物取奶制作乳酪”的启示录中他写道:“奶水将从幼儿口中夺走”。

“从那些暴死者的坟墓中将发出大声喧哗”,这则启示录题为:“作为(动物)坟墓的人类口腔”。通过以上说明,我认为人们若不对文体背景作些交代便直接引用这些启示录,将会有欠真实。

我还要提几个事实,讲述之后可能对论题稍有混淆。引用布兰姆利的原文:“在列奥纳多的家用账册里发现几处提及买肉的款项,这当然是为他的学生所购。老师自己则吃着沙拉,蔬菜,谷类,蘑菇,与面食。他似乎特别喜欢菜汤。”

另外,在《莱斯特密稿》中发现一台烤肉架的设计描述。法国研究院图书馆藏手稿MSS B.中,发现一台烤炉设计,包括以下文字:“熏烟便从多个烟道中散开,熏焖咸肉,舌,香肠等类,使之均匀熟透。”

更进一步地,人们要问,达·芬奇还设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这样一来我们又怎能崇仰他奉行对动物的非暴力呢?在罗伯特·佩恩(Robert Payne)的《列奥纳多》(1978)一书中,我们发现:

“尽管列奥纳多发明了多种军事机械,把它们纪录在自己的笔记中,但一样也不曾付诸实施。然而他对于防御工事研究(的态度)却全然不同。他以对绘画,解剖与飞行理论那样的热心来研究防守,他的改进与建议受到采纳。他痛恨战争,称之为‘最野蛮的疯狂’,然而觉得城堡在一切军事设施中最少类同于战争。城堡是一座具有防卫的建筑,在受到攻击之前和平存在,因此是一种文明的影响产物。”   

列奥纳多本人在国立档案馆手稿MS.2037,10r 当中说过:

“我发明一种攻守之术,在遭受野心勃勃的暴君围攻之时,用它保卫大自然的主要馈礼--自由。我首先要讲述城墙的位置,然后讲述人们如何用它来守护自己良善而正直的领主。”

“而你,人类啊,通过劳作建立起巧夺天工的建筑,假如你把它的毁灭看成一种残暴行为,那么想一想剥夺人类生命的无限残暴吧。你或许看这些工程极具精巧,然而什么也比不上居于人身的灵魂。事实上,不管灵魂为何物,它由神赋予,它脆弱,乐于安居于神的手工建筑中,这样的生命不愿因你的愤怒恶意而遭到摧毁。那些不珍惜生命的人,不配拥有这样的人身。

“我们(死亡时)极不情愿离开这个身体,我确信灵魂的悲痛与叹息并非毫无理由。”来自温莎皇家博物馆《解剖编页B》。

“通过某个装置人们可以在水下滞留一段时间。我的方法可以在水下随心所欲地长久停留,一直到需要食物补充为止。但是怎样做我不会出版或者透露,因为人们具有邪恶的天性,他们会用来实施暗杀,在水下凿穿船底,连同船员一起将船只沉没。我会提供其它一些不很危险的细节,只要通过水面上一根管子透气,用葡萄酒袋或者软木塞浮在水面。”来自《莱斯特密稿22v》(达·芬奇的发明中有一件潜水面具--译者注)。

在题为“人类的残酷”的启示录中,我们发现:

“人们将看见地球上这群造物永远相互厮杀,双方伤亡惨重。他们的恶意永无止境。他们将用凶猛的肢体,把广阔森林中的大批树木铲平。他们在暴饮暴食之后,将对每一个生灵施以死亡,伤害,劳役,恐怖,和放逐。出于无尽的傲慢,他们自然期望着能升入天堂,然而肢体的赘肉将把他们沉重地下压。地面,地下,或者水里他们没有什么不会去追逐,折磨,与毁灭,也没有什么不会从一个国家抢到另一个国家。他们自己的身体成为所有被杀戮生灵的坟墓与通道。啊,地球!你为什么还不开裂,把他们一头仍进你巨大的深渊与洞穴之中?在天堂的风景里不要再出现如此野蛮无情的恶魔!”

在他写给米兰暴君,他后来的赞助人鲁多维戈·斯福则(Ludovico Sforza)的自荐信中,达·芬奇的确罗列了自己的各项才能,包括设计武器的能力。达·芬奇也为西塞里·波基亚(Cesare Borgia)做过一些工作,后者是教皇亚里山大十一世的私生子,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王子》一书的主人公。然而根据佩恩,“列奥纳多只是个检查员,防御工事顾问而已。没有其它证据与此相悖。”即便如此,一个绝世天才却觉得必须为当代暴君工作,这是何等悲剧!或许达·芬奇在设计武器时带有某种快感,如同他在描绘建筑顶部那些面目可憎的筧嘴。或许设计武器只是自己当作寻找赞助人的名片,他从来无意去实践。假如我们承认防御的道德性,便可以意识到他的动机或许在于“保卫大自然的馈礼--自由”。实际上,达·芬奇本人甚至描述了阿基米德和他所设计的装置,当时用来保护塞拉库斯人抵抗罗马人入侵 (最终固然失败,若不是出了叛变,罗马人趁节日进攻,醉酒的士兵无力各就各位抵抗,本可以继续成功) 。

达·芬奇很少写自己,他的大部分科学工作直到十九世纪,他的秘密笔记最终得以破解才为世人所知。他的密稿从右到左,镜象反写,并且还用各种简写技巧令人难以解读。他对于物理学富有洞察力,预见性惊人。假如当时发表,很有可能与同时代人哥白尼共享殊荣,成为深度影响开普勒,伽利略和牛顿的思想,开启一场科学革命的先驱者。

列奥纳多在科学上的远见,直到最近才为人所知,如今科学界已赶超过去,然而他的伦理展望却至今具有后现代性。人类继续在用自己的智力来奴役,宰杀,窃取,恐吓他的同类以及动物,我们也许确实该在这个侧面视他“远远低于兽类”。既然今天有了更多“简单”与“混合”食物的存在,加以素食在健康,环保方面的优点,工业化农场与屠宰场的恐怖,考虑到在富裕社会中只有少数人愿意放弃肉食,可以想见达·芬奇对我们会作何描写。作为个人,我们或许无法直接阻挡“最为野蛮的疯狂”,然而对于以个人的饮食爱好为名对动物施加不必要的残酷,我们却直接负有责任。人们把自己的猫狗当作钟爱的家庭成员,却可以想也不想去大吃猪肉,其实猪与他们的宠物一样亲近人类,也具同等智力,这难道不令人惊奇么? 尽管美国独立宣言中申明:“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造物主那里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然而不久之前美国人还允许奴隶存在,获得自由的美国黑奴的儿女们至今尚存人间,我们再次看到人们可以多么虚伪不义,自私狭隘。

最后介绍列奥纳多·达·芬奇的一段忠告,在意大利原文中为诗歌形式。大意为:

“假若你想保持健康,就照这套办法去做:
肚饥之外莫进食,餐饮宜清淡;
食物简单多咀嚼,烹煮宜充分;
药物有害身体,莫受愤怒牵制,避免空气闭塞;
离开餐桌时姿势端正,白昼莫打盹;
饮酒节制少量多次,正餐外空腹莫贪杯;
茅房不宜蹲久或者延迟,锻炼要适中;
睡眠时不宜袒腹后仰,夜里身体要盖全;
头脑清静心情愉快,远离放纵讲究饮食。”

     来自《大西洋密稿78v.b.》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