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聯盟 (IVU)
IVU logo 素食主義的歷史
列夫-托爾斯泰 (1828-1910)
《向上的第一步》(The First Step)節選


列夫-托爾斯泰的言論

下面的文字節選自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的散文《向上的第一步》(The First Step)。這篇文章最近被選入了《素食主義的觀點》(THE VIEW FROM THE VEGETARIAN SIDE)一書(聖巴尼出版社出版: Sant Bani Press)。

我第一次讀托爾斯泰的作品是在大學一年級,當時我們要在一星期裡讀完《戰爭與和平》!僅僅在一星期裡讀完這樣一部巨著可真不輕鬆。但我當時並不知道托爾斯泰原來是素食主義者,並曾為同情人類和動物而大聲疾呼。直到今天,當我讀到像下面這樣的散文的時候,我還是不免要驚嘆於托爾斯泰的聰明睿智與遠見卓識。

毫無疑問,托爾斯泰是個偉大的小說家、劇作家和散文家,他也是一個非常高尚的人,其人格力量曾持久地影響了包括甘地在內的偉大的人物。(甘地在年輕時代與托爾斯泰書信往來不斷,並在後來把他在南非的活動場所取名為“托爾斯泰莊園”。)

泰德-阿爾塔(Ted Altar)

《向上的第一步》(1892)節選:

不久前我和一個退伍軍人聊天。他是個屠戶。當聽我說到人不應該殺生的時候他很詫異,以為服從命令而殺生不過是尋常之事。但他隨後還是贊同了我的觀點:“尤其是宰殺安靜、溫順的牛的時候。可憐的動物!他們毫無戒備地給牽來,毫不知道人類的殺心。真讓人於心不忍。”

可悲啊!令人難過的倒不是動物的被虐待,被屠殺,令人難過的是一個人完全不必要地泯滅了他心中最高尚的靈性--也就是同情和憐憫眾生之心--因為壓制自己的情感而變得冷酷無情。然而,勿殺生的戒律畢竟是如此之深地植根於人們的心靈!

一次我離開莫斯科,路上被幾輛去塞爾普科夫附近的森林採木料的大車稍了一程。那是復活節前的一個星期四。我坐在第一輛車上,車夫是個粗壯、赤紅臉的漢子。他顯然喝多了酒。進入一個村莊的時候,我們看見一個肥壯的大白豬被人從場院裡拖出來要殺。豬淒厲地嘶叫著,好像是人在哭嚎。他們在我們經過的時候開始動手了。一個人用刀豁開了豬的喉管。豬更加淒慘的叫起來,聲音撕心裂肺。它拼命從那些人手下掙扎出來,渾身是血,想要逃跑。

我是個近視眼,沒有看清所有的細節。我只看到豬像人一樣的肉紅色的身體,聽見它垂死的慘叫。但是車把式清楚地看到了一切。他們把豬逮了回去,打翻在地,切斷了喉嚨。當豬的嘶叫聲漸漸微弱終於聽不到了的時候,車把式沉重地嘆了口氣。“難道我們可以做這樣的事而問心無愧嗎?”

人類對殺生的行為是如此強烈地厭惡。然而人們卻相與效尤,放縱貪欲,借口上帝不禁殺生,特別是蔽於積習,因而輕易地喪失了本心。

我只想說,一系列的善舉乃是通向至善的必由之路﹔如果人對善的嚮往出自真心,則他們必須遵循一定的步驟,身體力行,才能達到﹔而在這一系列步驟中,人首先應該努力實踐的就是克己、自律。實踐克己與自律的努力必須遵循一系列的步驟,其中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飲食習慣上的節制。而且,如果人們真正嚴肅地向善,他們首先應該摒棄的就是殺生取食,因為,且不說肉食帶給人狂躁的情緒,這種行為本身就是不道德的,是與人性相違背的屠殺,而只是為了滿足人的貪婪與口腹之欲。

屈於眾議而昧於理性的人會問:“但是,既然殺生食肉之為不義早為人所共知,為什麼人類還不能服從勿殺生的戒律呢?”我將回答:因為人類道德完善(這是其它一切進步的基礎)的步伐總是緩慢的,然而真正的、並非表象上的進步乃是表現在永不停滯、與日俱新,漸脫於卑下以就於崇高的努力。

素食主義的發展正是這樣一種緩慢然而持續不斷地進步。這是人類生活中本有的傾向,是一種本能地放棄肉食轉而吃素的趨勢,也是一種有意識地自置於至善的努力。所有人的努力最終會殊途同歸地匯聚成一股強大的潮流,而這潮流,正就是素食主義。素食主義的運動在近十年來發展得越來越快了。每年都有越來越多關於素食的書籍、期刊問世﹔生活中你會遇到越來越多的人不再吃肉﹔而在國外,像德國、英國和美國,素食酒店和素食餐館更是每年都在增加。

素食主義的運動會給那些致力於將天國降臨塵世的人們帶來不同尋常的大歡喜。這倒不是說素食本身是達到那個境界的重要的一步(在通向至善的路上,每向前的一步都是同等的重要,或者說同等的無足重輕), 而是說,它證明瞭人類追求自身道德完善的努力是真誠和嚴肅的。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素食主義正是這自然不可易之法的第一步。

人們必會欣喜於此,正如在盲目中摸索無數次而一次次以失敗告終之後,所有人終於匯聚在那唯一的向上的階梯之下並且爭先邁出了通向這階梯的第一步,心裡堅信,這是引他們向上的第一步,舍此並無它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