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联盟 (IVU)
IVU logo 素食主义的历史
列夫·托尔斯泰 (1828-1910)
《向上的第一步》(The First Step)节选


列夫·托尔斯泰的言论

下面的文字节选自列夫·托尔斯泰(1828-1910)的散文《向上的第一步》(The First Step)。这篇文章最近被选入了《素食主义的观点》(THE VIEW FROM THE VEGETARIAN SIDE)一书(圣巴尼出版社出版: Sant Bani Press)。

我第一次读托尔斯泰的作品是在大学一年级,当时我们要在一星期里读完《战争与和平》!仅仅在一星期里读完这样一部巨著可真不轻松。但我当时并不知道托尔斯泰原来是素食主义者,并曾为同情人类和动物而大声疾呼。直到今天,当我读到像下面这样的散文的时候,我还是不免要惊叹于托尔斯泰的聪明睿智与远见卓识。

毫无疑问,托尔斯泰是个伟大的小说家、剧作家和散文家,他也是一个非常高尚的人,其人格力量曾持久地影响了包括甘地在内的伟大的人物。(甘地在年轻时代与托尔斯泰书信往来不断,并在后来把他在南非的活动场所取名为“托尔斯泰庄园”。)

泰德·阿尔塔(Ted Altar)

《向上的第一步》(1892)节选:

不久前我和一个退伍军人聊天。他是个屠户。当听我说到人不应该杀生的时候他很诧异,以为服从命令而杀生不过是寻常之事。但他随后还是赞同了我的观点:“尤其是宰杀安静、温顺的牛的时候。可怜的动物!他们毫无戒备地给牵来,毫不知道人类的杀心。真让人于心不忍。”

可悲啊!令人难过的倒不是动物的被虐待,被屠杀,令人难过的是一个人完全不必要地泯灭了他心中最高尚的灵性--也就是同情和怜悯众生之心--因为压制自己的情感而变得冷酷无情。然而,勿杀生的戒律毕竟是如此之深地植根于人们的心灵!

一次我离开莫斯科,路上被几辆去塞尔普科夫附近的森林采木料的大车稍了一程。那是复活节前的一个星期四。我坐在第一辆车上,车夫是个粗壮、赤红脸的汉子。他显然喝多了酒。进入一个村庄的时候,我们看见一个肥壮的大白猪被人从场院里拖出来要杀。猪凄厉地嘶叫着,好像是人在哭嚎。他们在我们经过的时候开始动手了。一个人用刀豁开了猪的喉管。猪更加凄惨的叫起来,声音撕心裂肺。它拼命从那些人手下挣扎出来,浑身是血,想要逃跑。

我是个近视眼,没有看清所有的细节。我只看到猪像人一样的肉红色的身体,听见它垂死的惨叫。但是车把式清楚地看到了一切。他们把猪逮了回去,打翻在地,切断了喉咙。当猪的嘶叫声渐渐微弱终于听不到了的时候,车把式沉重地叹了口气。“难道我们可以做这样的事而问心无愧吗?”

人类对杀生的行为是如此强烈地厌恶。然而人们却相与效尤,放纵贪欲,借口上帝不禁杀生,特别是蔽于积习,因而轻易地丧失了本心。

我只想说,一系列的善举乃是通向至善的必由之路;如果人对善的向往出自真心,则他们必须遵循一定的步骤,身体力行,才能达到;而在这一系列步骤中,人首先应该努力实践的就是克己、自律。实践克己与自律的努力必须遵循一系列的步骤,其中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饮食习惯上的节制。而且,如果人们真正严肃地向善,他们首先应该摒弃的就是杀生取食,因为,且不说肉食带给人狂躁的情绪,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不道德的,是与人性相违背的屠杀,而只是为了满足人的贪婪与口腹之欲。

屈于众议而昧于理性的人会问:“但是,既然杀生食肉之为不义早为人所共知,为什么人类还不能服从勿杀生的戒律呢?”我将回答:因为人类道德完善(这是其它一切进步的基础)的步伐总是缓慢的,然而真正的、并非表象上的进步乃是表现在永不停滞、与日俱新,渐脱于卑下以就于崇高的努力。

素食主义的发展正是这样一种缓慢然而持续不断地进步。这是人类生活中本有的倾向,是一种本能地放弃肉食转而吃素的趋势,也是一种有意识地自置于至善的努力。所有人的努力最终会殊途同归地汇聚成一股强大的潮流,而这潮流,正就是素食主义。素食主义的运动在近十年来发展得越来越快了。每年都有越来越多关于素食的书籍、期刊问世;生活中你会遇到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吃肉;而在国外,像德国、英国和美国,素食酒店和素食餐馆更是每年都在增加。

素食主义的运动会给那些致力于将天国降临尘世的人们带来不同寻常的大欢喜。这倒不是说素食本身是达到那个境界的重要的一步(在通向至善的路上,每向前的一步都是同等的重要,或者说同等的无足重轻), 而是说,它证明了人类追求自身道德完善的努力是真诚和严肃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素食主义正是这自然不可易之法的第一步。

人们必会欣喜于此,正如在盲目中摸索无数次而一次次以失败告终之后,所有人终于汇聚在那唯一的向上的阶梯之下并且争先迈出了通向这阶梯的第一步,心里坚信,这是引他们向上的第一步,舍此并无它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