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联盟 (IVU)
IVU logo

世界各国著名博物学家们对素食的看法

出处/EVU News 1996

文/Luis Vallejo Rodriguez 教授

翻译/番茄小屋 啤啤

现今人们广泛主张人类必须吃肉才能获得含有高品质的蛋白质的平衡饮食。而且,这是出自许多杰出医生的口,例如最近刚去逝,在西班牙被誉为是营养学最伟大权威的弗莱斯科·格兰德·哥维安(Francisco Grande Govian)。对于这点,我们要补充说明:这是因为健康部门推荐肉食,所以大部分的人才吃肉,并且认为肉是很好的食物。不过,在这点,令人惊讶的是人文科学方面最着名的一些博物学家往往是素食者,或者,至少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表示人类天生就是素食者。

我们必须知道”素食者”和”素食主义”这两个词汇是从1938年才开始出现的,在此之前这两个词汇不曾出现在任何的文字记载中,也没有因为这两个词汇而谈论有关素食食物或素食饮食的言论。因为缺乏这些词汇的存在,素食的研究变得不容易进行。

此外,我们还要补充的是,要获知一位着名的博物学家是否是素食者,我们必须逐一阅读他们每个人的生平传记。但,因为并不是每个博物学家都有文字的生平记载且取得他们的资料并不容易,所以很难获得博物学家们的相关的资讯。通常人物传记会记载着名的艺术家,但记录科学家的传记却很少。针对这些困难,我们另外还得瞭解的一点是:资源的缺乏和其不重要性,使得传记作者不留意他们撰写对象的饮食习惯。举例而言,克林·斯本瑟(Colin Spencer)在他的书《异教徒的盛宴》中抱怨,在六十部关于李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 的传记中只有两位传记作者提到达芬奇是位素食者。但就算有这些困难,你还是可以听到最着名的人文博物学家一个非常清晰的宣示并且读到他们的论证,例如:被誉为英国博物学之父并且有一社团?雷社团以他的命名的约翰·雷(John Ray 1628-1704)说:“毫无疑问的,上帝并非要把人创造成为食肉性动物。”此外,他还说:

a. “当这些蔬果呈现在桌面上时,它是多么美好、令人开心并纯洁的一幅景象啊。这跟那些烟熏畜肉、屠杀和死亡是多么的不同!没有人是肉食的结构,捕杀及贪婪都不是人们的天性。人类既不拥有尖利的牙齿或爪子来撕裂他们补捉到的食物,相反的,人类的双手是用来拾取水果、浆果和蔬菜,而牙齿则是用来咀嚼这些食物的。

b. 我们用来填饱肚子和修复并取乐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来自于无穷无盡的自然界,且应有盡有。当桌面上很俭朴地供应一些蔬果时,它是多么美好、令人开心并纯洁的一幅景象啊,这跟那些由烟熏畜肉、屠杀所构想的食物是多么的不同!简而言之,当屠宰场和屠夫们被令人厌恶的恶臭与凝结了的血块围绕的时候,我们的果园里有着所有令人连想像都觉得愉快的东西。

另一位着名的博物学家卡尔·林纳,[Carl Linnee (1707-1778)],他是瑞典海军军医,科学研究院主席以及斯德哥尔摩大学、乌普萨拉大学植物学系的教授。林纳创造了自然界动植物的分类,这个分类虽然时过两百年,但至今仍广为应用。林纳曾这样写到:

a. 可食用的水果和植物是最适合人类食用的食物。

b. 根据解剖学,人类不具备吃肉的生理结构。

c. 根据同类的四足动物的牙齿和消化器官的结构,证明水果是最适合人类的食物。

曾与同事编写了一本长达三十六卷的《自然史》,并且是法国科学研究院会员与皇家花园管理者的法国博物学家乔治·路易士·勒克莱尔(George Louis Leclerc),又名康特·布封(Count Buffon,1707-1788)说:

“人类可以只依靠蔬菜而活。不过,整个自然界是不足以满足人类的贪欲和反复无常的口欲。人类自己所消耗和挥霍掉的肉比其他动物的总消耗量还要多,然而这些都不是必须的,只是滥用而已。”

康特·布封的同事,且又是法国皇家花园矿物学兼医学院自然历史学教授的路易士·玛丽亚·达本通博士 (Dr. Luis Maria D'Aubenton),又名:达本通(1716-1799)曾说:

“当一个人生活在一个自然的状况及较佳的气候中,在那里,土壤能很本能地培育出各种水果,那么他便可以只吃这些水果而不吃动物了。”

乔治·居维叶(George Cuvier,1769-1832)是法国的博物学家、解剖学家兼地质学家,曾任职法国博物馆和学院教授、研究学院秘书和大学部的校长。他提出了比较解剖学和古生物学的学说。感谢他的研究让我们可以重建已经消失了的物种。居维叶获有男爵的显赫封号和官方大量的荣誉,并且受到拿破崙一世、路易十八和路易士·飞利浦的讚誉。居维叶在他的作品《比较解剖学课程》中说:

“比较解剖学证明人类无论那一方面都像果食性动物,和肉食性动物则没有任何一方面是相同的…而经过厨房的烹调,那些死肉的外表被改变且变得柔嫩,因为生的、血淋淋的肉只会让人毛骨悚然甚至作呕。”

让我们看看居维叶的其他看法吧:

a. 从人类的器官结构来看,人类的营养品不应该含有蔬菜以外的东西。

b. 依据人类的结构,适合人类的天然食物,应该包括水果、根类植物和蔬菜。

c. 人类整个身体,甚至到更微观的结构,都证明天生是为素食专设的。

d. 人类的身体结构看起来是以水果、根类植物及多汁的蔬菜为食的。人类短小且力道适中的下颚骨,以及跟其他牙齿一样长度的犬齿和结节状的臼齿,均不是用来咀嚼草类或吞食未经烹煮过的肉品。人类的消化器官是根据牙齿的分佈而成形的。人类的胃构造简单,并且小肠的长度对大肠而言是足够了的。

亚历山大·文·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1769-1859)是德国博物学家、探险家和地理学家。他从事磁学研究并支持岩浆岩理论。他被认为是气候学、陆地形态学、海洋物理地理学和行星地理学的奠基人。他写有一部三十卷的书,《宇宙和新世界等分子领域之旅》。洪堡说:

把动物当食物吃,则人类离食人肉和自相残杀不远了。一块被用于放牧和饲养牛的土地可以用来餵饱十个人,但如果我们用这相同数量的土地来种植小扁豆、四季豆或豌豆的话,则可以养活一百个人…奥利诺科河盆地可以生产充足的香蕉以很宽裕的供给整个人类食用。

曾跟居维叶一同作研究的理查·欧文(Richard Owen,1804-1892)是英国博物学家,编着了英国博物馆的亨特选集并整理了南肯星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他研究解剖学和比较生理学和古生物学。他写了一篇名为《椎骨的比较解剖学、生理学和古生物学课程》的文章。欧文说:

a. 类人猿和所有类灵长类动物从水果、谷物和其他多汁植物摄取营养,而且从这些动物和人类的结构极其相似的事实,明显证明了两者天生都是以果实为食者的。

b. 猿的齿列跟人类几乎相同,主要以水果、种子、坚果和其他蔬菜王国里富有营养价值的食物为生。人类与四足动物的齿列全然的相似,证明人类天生适合吃上天赐给的水果。

当然,最具盛名的英国博物学家与其他博物学家的论点是一致的。在这里我得提一提查理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1800-1882),他在22岁的时候便开始环绕地球做了一次历时五年的旅行。在这次旅行中达尔文所搜集到的一些资料于1859年发表在他最着名的着述《物竞天择的物种起源》。达尔文是伦敦皇家学会的成员,去世后被葬在西敏寺(译者注:内有英国名人墓地),出殡时被以其尊贵的仪式进行,许多国家的代表以及外交使臣都出席了他的葬礼。达尔文曾写到:“物种的种类、组织功能、习惯及饮食都证明了人类的正常食物是蔬菜,这跟猿类及类人猿是一样的,且我们的犬齿还不如他们的发达,所以我们不能跟野生动物和食肉动物相提并论。”

在他的书《人类的起源》中他这样告诉我们:

尽避我们无法确切知道复盖人类周身厚重的毛发开始脱落的确切时间或地点,很有可能是因为人类一定是生活在一个温暖的乡间,那里有适合以果食为生的环境,从这样的推理来看,这就是人类生活的方式。

汤姆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1825-1895)是英国的一位医生和人类学家,他支持达尔文的理论并后来成为了皇家学会的主席。他写了一本《人类的自然居住环境之动物学证据及比较解剖学》的书,我们来看看胡克斯雷怎么说:

a. 人类在发现斧和火之前便诞生了,所以不可能是肉食性的动物。

b. 人类的消化道长约5-8米,而口腔到肛门的距离为50-80厘米,这与其他果实性动物同是消化道长度的10倍,而不是肉食性动物的3倍或食草动物的20倍。

c. 唯一可能存在的杂食性动物是熊,它们有一些尖锐的牙齿而其他动物则是平的。

亚瑟·基思爵士(Sir Arhur Keith,1866-1955)是英国着名的解剖学家和人类学家。他与马丁·弗莱克(Martin Flack)共同发现了中耳结节,该处是心脏紧缩的起源。他并且是阿博丁大学的校长,着有《人类古生物形态:类人猿的研究》和《人类进化论评论》。这位人类学家告诉我们:

黑猩猩和大猩猩与人类有相同的消化机制。这证明比较解剖学支持天然蔬菜的可以允许每天都有数次发酵的处理,使得那些腐败物变得更软并排出。

以上这些是最有名的博物学家们对人类所做的研究。我们发现他们的研究不同程度地支持了人类是素食者,并將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的参照,特别是人猿族,来让我们瞭解到这些动物的牙齿的形成和消化管道的结构。所有这些博物学家们都得到一个令人深刻印象的结论:人类天生是素食者。如果素食者这个词汇不出现在他们的论述中的话,那么那只是当时还没有素食这个词汇出现或直接1838年才有这一词汇,所有这些着名博物学家的论述都是在这之前写出来的。

我们可以反驳素食主义说在一些洞穴的石壁上显示史前的人类是狩猎者。不过,这并不必然表示肉是人类理想的食物。此外,我们必须要考虑一下约翰·霍普肯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亚伦·华克(Alan Walker)的研究。当他研究一些牙齿化石的凹槽时,发现到里面有形状各异的食物。他主张说我们第一个人类祖先并不是以肉为主要食物,既不是以种子、芽、树叶或草,也不是杂食。他检查距了一千二百万年前的原始人类的每颗牙齿验,最终证实了与荷摩·艾瑞特所持人类是水果食者的论点。

最后我想问一问读者们一下这个问题:“人类是否天生就是素食者呢?现在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告诉我们不是,但绝大部分着名博物学家都告诉我们是的。”

果真如此的话,则仅有小部分已发达国家的人口中被我们称为素食者的人才是吃对了,而绝大部分人都吃错东西了。

Luis Vallejo Rodriguez 教授为加那利群岛素食协会秘书,西班牙加那利群岛,拉斯帕尔玛斯,阿帕塔杜3557号

Rodriguez已经出版了三本西班牙语的书籍:

La curacion del cancer por limpieza del intestino grueso (1990)

Alimentacion y exito escolar (1991)

El cancer y los intereses creados (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