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聯盟 (IVU)
IVU logo

著名素食者

安德魯-林哲牧師,神學博士 (1952- )


[photo: Andrew Linzey] 名言錄:

以我的理解,德育並非有關怎樣培養守法或美德,而是有關怎樣在我們內心探索與擴增對於造物的珍重感,有關我們怎樣發展與加深對於美與創造的直覺感受力。 ──蘇塞克斯大學人文教育理事會研討會文集,1980年

西方文化,與人類對千百萬動物的剝削利用無可逃脫地緊密相聯。我們把動物當作食物,研究工具,娛樂,衣著,鑒賞與陪伴, 對它們如此廣泛多樣加以利用,我認為這表明世人對於動物為人類用度和愉悅而存在這個觀念已深信不疑。若是假設不必大幅度影響當今西方社會就能完全脫離這種剝削,那顯然是愚見。然而我們已經開始了對於傳統觀念的質疑,這個過程儘管緩慢而繁悶,一些新的感知領域正在形成,我們必須擔負的工作是加快同代人倫理知覺上的進步。 基督教傳統,以其對西方文化的巨大影響,在顯示自身有能力改變審視角度,質疑過去哪怕最為珍視的一些假設方面,將具有獨特的作用。──動物權利研討會

《動物權利》選摘

除了一兩處少數人的呼籲, 我們的社會對於人類無休止地利用動物並不感到憤怒。 生態學家與環境保護主義者或許會討論"生態知覺"或者" 保護環境的責任",然而卻絕少討論我們對於動物的責任。

很不幸,最為雄辯的動物資源保護人士,常常也是最樂於借機侵犯動物生命的人士。

我們不得不悲哀地承認,基督徒們,包括天主教徒,新教徒,或是其他門派,至今尚未建立起令人滿意的動物倫理神學。基督徒們在尊重動物生命方面,歷史上也沒有什麼值得彰揚的地方。事實上,約瑟夫-瑞克比長老(Joseph Rickby Sr.) 在闡述傳統羅馬天主教觀點時說過: "野蠻獸類,無智無慧,又非人類,因而本無權利。" 從此便阻擋了進一步探討。有人請前聖公會埃塞克斯主教羅伯特-莫締默(Robert Mortimer)為騎馬獵狐作申辯,他在辯護詞中說,這項運動"進一步強化了人類在動物王國秩序中的首要地位。"

然而智者之論(Sophistry),作為悠久的文學傳統,卻始終鼓勵我們以特殊的眼光看待動物。從《貝翠克思-玻特故事集》(The Tales of Beatrix Potter),《柳林風聲》(Wind in the Willows),《動物莊園》(Animal Farm),到現代作家理查德-亞當斯的暢銷書《海底沉舟》(Watership Down),人們一直在把動物人格化,賦予它們人類的情感與特征。 有聲動物的確具備,或者顯示出類似於人類的情感與特征。但是動物權利除了動物具有感覺這一條,並不需要建立在那些特征之上。動物們不需要表現出人類的特征或情感才具有倫理權利。

我們看待動物已經極其擬人化了,覺得動物若要有倫理權利,它們必須,或者在進化中,要變得更加富有"人性" 。 動物的生存權利實際在於有權生活在它的動物性所包含的特點與環境之中。動物們是否具有人類情感與此(指動物的生存權利)無關。實際上,假設貝翠克思-玻特的夢幻世界影響了我們的行為,假設動物們具備了人類的全副情感與需要,包括讀書,投票選舉某個政黨,這般糟糕的擬人化幻想產生的動物觀恰好與動物福利學說完全相反。

《基督教與動物權利》選摘

眾所周知,過去三十多年來,農民們日益受到衝擊,被迫從傳統務農轉向注重效益的現代化生產方式,畜牧業中的密集型飼養越來越普遍。

在我看來,反對緊密囚禁動物唯一令人滿意的論據來自神學權利說。最簡單地講: 動物們有權身為動物。生靈的性命由神賜予。若是完全只為了自身利益,控制甚至扭曲動物的神賦生命,我們便陷於罪惡之中。 沒有比濫用上帝的生靈這種行為更為公然地冒瀆上帝了。

因此,面對"為什麼剝奪肉雞自由行動之類的基本生活條件是錯誤的?"這個問題,只有一個滿意答復: 既然動物的生命來自神的賜予,那麼故意扭曲神賦生命便侵犯了神的權利。選擇動物福利學說反對密集型飼養的人士,面對如此明顯的非自然飼養條件,卻不可避免還會陷入何種情形下怎樣做是否會導致痛苦這種猜測的困境當中。然而,除非我們認為動物享有某種天賦的生存權利,否則又怎能決定到底哪些做法屬於非正常,傷害,或調整呢? 將母雞去啄關在窄籠裡,不僅僅倫理上有罪,而且象征著我們對於造物主恩典的漠視。

更為可嘆的是,密集型動物飼養的用途,早就遠遠超出了作為人類必需食物哪怕最為寬鬆的解釋。沒有白色小牛肉,鵝肝,越來越多的便宜雞蛋,人類很明顯照樣可以活得健康,活躍,和滿足。事實是,我們對於農場動物們,完全做得到比現在更為慷慨。

教會作為整體,應該以常常要求他人所具備的敏感度進行反思。 根據英國目前的法律,密集型飼養動物是合法的,在教會土地上也一樣。 英國教會居然允許這種行為在教會土地上發生,是極不正常的,它遭到許多高級神職人員的反對,近來有一位主教甚至稱之為動物的奧斯威辛集中營。

基督教對素食主義的論證因此很簡單: 既然動物屬於神,對神具有價值,為神而存在,那麼對它們無謂的毀滅便是有罪的。簡言之: 假如其它條件等同,動物們也具有某種(生存)權利。 基督徒到今天才意識到這點,並不令我們擔憂。為什麼過去的基督徒覺得素食主義不可行,無疑有許多合理因素,一部分在神學,一部分在文化,一部分在經濟。我們不必太快地下評判,最好不要多作評判。我們不能重溫他人的人生,他人的思想,或者進入他人的意識。 但是可以確信,素食主義脫離了克拉克所稱一種"可避免的惡行",在倫理上對我們當今生活具有較強的召喚力。

有人一定會質疑素食世界的界限。 大規模的素食主義切實可行嗎? 對素食主義改變全世界的可能性,我當然得承認自己的無知。然而選擇素食並不需先見之明,將來怎樣,後果怎樣,無論從哪方面都不容易事先確定。 我想重要的是堅守這樣一個信念,那就是給予道德選擇機會的上帝,同時一定會讓世界有能力慢慢地,然而確定地對這些機會作出反應。從神學角度上看,道德上的努力從不會白費,只要這種努力與神造宇宙的目的性相一致。


Andrew Linzey 的其它許多書:

amazon.com
in the USA
_ or _ amazon.co.uk
in the UK

著名素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