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联盟 (IVU)
IVU logo

著名素食者

安德鲁·林哲牧师,神学博士 (1952- )


[photo: Andrew Linzey] 名言录:

以我的理解,德育并非有关怎样培养守法或美德,而是有关怎样在我们内心探索与扩增对于造物的珍重感,有关我们怎样发展与加深对于美与创造的直觉感受力。 ──苏塞克斯大学人文教育理事会研讨会文集,1980年

西方文化,与人类对千百万动物的剥削利用无可逃脱地紧密相联。我们把动物当作食物,研究工具,娱乐,衣着,鉴赏与陪伴, 对它们如此广泛多样加以利用,我认为这表明世人对于动物为人类用度和愉悦而存在这个观念已深信不疑。若是假设不必大幅度影响当今西方社会就能完全脱离这种剥削,那显然是愚见。然而我们已经开始了对于传统观念的质疑,这个过程尽管缓慢而繁闷,一些新的感知领域正在形成,我们必须担负的工作是加快同代人伦理知觉上的进步。 基督教传统,以其对西方文化的巨大影响,在显示自身有能力改变审视角度,质疑过去哪怕最为珍视的一些假设方面,将具有独特的作用。──动物权利研讨会

《动物权利》选摘

除了一两处少数人的呼吁, 我们的社会对于人类无休止地利用动物并不感到愤怒。 生态学家与环境保护主义者或许会讨论"生态知觉"或者" 保护环境的责任",然而却绝少讨论我们对于动物的责任。

很不幸,最为雄辩的动物资源保护人士,常常也是最乐于借机侵犯动物生命的人士。

我们不得不悲哀地承认,基督徒们,包括天主教徒,新教徒,或是其他门派,至今尚未建立起令人满意的动物伦理神学。基督徒们在尊重动物生命方面,历史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彰扬的地方。事实上,约瑟夫·瑞克比长老(Joseph Rickby Sr.) 在阐述传统罗马天主教观点时说过: "野蛮兽类,无智无慧,又非人类,因而本无权利。" 从此便阻挡了进一步探讨。有人请前圣公会埃塞克斯主教罗伯特·莫缔默(Robert Mortimer)为骑马猎狐作申辩,他在辩护词中说,这项运动"进一步强化了人类在动物王国秩序中的首要地位。"

然而智者之论(Sophistry),作为悠久的文学传统,却始终鼓励我们以特殊的眼光看待动物。从《贝翠克思·玻特故事集》(The Tales of Beatrix Potter),《柳林风声》(Wind in the Willows),《动物庄园》(Animal Farm),到现代作家理查德·亚当斯的畅销书《海底沉舟》(Watership Down),人们一直在把动物人格化,赋予它们人类的情感与特征。 有声动物的确具备,或者显示出类似于人类的情感与特征。但是动物权利除了动物具有感觉这一条,并不需要建立在那些特征之上。动物们不需要表现出人类的特征或情感才具有伦理权利。

我们看待动物已经极其拟人化了,觉得动物若要有伦理权利,它们必须,或者在进化中,要变得更加富有"人性" 。 动物的生存权利实际在于有权生活在它的动物性所包含的特点与环境之中。动物们是否具有人类情感与此(指动物的生存权利)无关。实际上,假设贝翠克思·玻特的梦幻世界影响了我们的行为,假设动物们具备了人类的全副情感与需要,包括读书,投票选举某个政党,这般糟糕的拟人化幻想产生的动物观恰好与动物福利学说完全相反。

《基督教与动物权利》选摘

众所周知,过去三十多年来,农民们日益受到冲击,被迫从传统务农转向注重效益的现代化生产方式,畜牧业中的密集型饲养越来越普遍。

在我看来,反对紧密囚禁动物唯一令人满意的论据来自神学权利说。最简单地讲: 动物们有权身为动物。生灵的性命由神赐予。若是完全只为了自身利益,控制甚至扭曲动物的神赋生命,我们便陷于罪恶之中。 没有比滥用上帝的生灵这种行为更为公然地冒渎上帝了。

因此,面对"为什么剥夺肉鸡自由行动之类的基本生活条件是错误的?"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满意答复: 既然动物的生命来自神的赐予,那么故意扭曲神赋生命便侵犯了神的权利。选择动物福利学说反对密集型饲养的人士,面对如此明显的非自然饲养条件,却不可避免还会陷入何种情形下怎样做是否会导致痛苦这种猜测的困境当中。然而,除非我们认为动物享有某种天赋的生存权利,否则又怎能决定到底哪些做法属于非正常,伤害,或调整呢? 将母鸡去啄关在窄笼里,不仅仅伦理上有罪,而且象征着我们对于造物主恩典的漠视。

更为可叹的是,密集型动物饲养的用途,早就远远超出了作为人类必需食物哪怕最为宽松的解释。没有白色小牛肉,鹅肝,越来越多的便宜鸡蛋,人类很明显照样可以活得健康,活跃,和满足。事实是,我们对于农场动物们,完全做得到比现在更为慷慨。

教会作为整体,应该以常常要求他人所具备的敏感度进行反思。 根据英国目前的法律,密集型饲养动物是合法的,在教会土地上也一样。 英国教会居然允许这种行为在教会土地上发生,是极不正常的,它遭到许多高级神职人员的反对,近来有一位主教甚至称之为动物的奥斯威辛集中营。

基督教对素食主义的论证因此很简单: 既然动物属于神,对神具有价值,为神而存在,那么对它们无谓的毁灭便是有罪的。简言之: 假如其它条件等同,动物们也具有某种(生存)权利。 基督徒到今天才意识到这点,并不令我们担忧。为什么过去的基督徒觉得素食主义不可行,无疑有许多合理因素,一部分在神学,一部分在文化,一部分在经济。我们不必太快地下评判,最好不要多作评判。我们不能重温他人的人生,他人的思想,或者进入他人的意识。 但是可以确信,素食主义脱离了克拉克所称一种"可避免的恶行",在伦理上对我们当今生活具有较强的召唤力。

有人一定会质疑素食世界的界限。 大规模的素食主义切实可行吗? 对素食主义改变全世界的可能性,我当然得承认自己的无知。然而选择素食并不需先见之明,将来怎样,后果怎样,无论从哪方面都不容易事先确定。 我想重要的是坚守这样一个信念,那就是给予道德选择机会的上帝,同时一定会让世界有能力慢慢地,然而确定地对这些机会作出反应。从神学角度上看,道德上的努力从不会白费,只要这种努力与神造宇宙的目的性相一致。


Andrew Linzey 的其它许多书:

amazon.com
in the USA
_ or _ amazon.co.uk
in the UK

著名素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