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協會 (IVU)
IVU logo

癌症



引自 EVU News, 第 4 /1997

新世紀飲食的第一部分(EVU News 97/3)



在世界各地,吃很低脂肪素食的人們一般來說癌症的發病率最低。

而癌症發病率最高的人則是那些依賴肥膩的西方飲食的生活者。事實上,在北美洲每四人中就有一人是死於癌症。縱然許多從化療到輻射到外科手術的種種高科技醫學的介入,成年人癌症的發病率然在年年上升。我們要怎麼辦呢?

“西方社會中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癌症與營養過剩有直接關連,尤其是脂肪的大量攝入”-- Ernest Wynder,醫學博士MD

飲食癌症軸心

國家癌症學院(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估計,如果採取低風險國家中的生活方式和飲食,美國人能減少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九十的癌症機率。進而,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四十的癌症死亡,以及十個最常見癌症中有八個直接與肥膩的西方飲食有關。

Ernest Wynder博士是美國健康基金會(American Health Foundation)主席和一個著名的流行病學家。他認為西方社會中百分之六十的女性癌症和百分之五十的男性癌症是與營養過剩直接相關的,尤其是脂肪類的高攝取量。這些致癌因子究竟是什麼呢?讓我們來看看乳腺癌的例子吧。

乳腺癌BREAST CANCER

在1960年,北美洲每二十個婦女中有一個患上乳腺癌。到了1980年,這個比率增長到每十一個婦女中就有一個。而現在的估計是每八個婦女中有一個會患上乳腺癌。然而這疾病在與我們飲食不同的國家中是幾乎不存在的。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做法嗎?

比較不同國家著的發病率及其飲食習慣,就會發現一些顯著的飲食因素。例如在日本,乳腺癌是十分稀有的。而當日本的婦女移民到美國,她們的發病率就與美國婦女相同,而比在日本是高出至少百分之五百。由於這個原因,美國和日本之間的癌症發病率差異顯然與遺傳無關。也不是空氣或水中的污染物。致癌物尤其是在生產和銷售食物過程中使用的一系列添加劑,防腐劑,增味劑,殺蟲劑,和其它化學品誠然是一種危險。然而,只有百分之二的癌症能可靠地與這些物質聯繫起來。

脂肪和纖維

相比之下,飲食因素如纖維和脂肪與一些成年人癌症之間的聯繫的證據與日俱增。 在日本僅僅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的飲食中的卡路裡來自脂肪, 然而在美國和加拿大此值要高三倍,幾乎是百分之四十。 同時,在二戰前日本飲食中的纖維含量幾乎是精加工的西方飲食的三倍之多。類似的趨勢在美國之內飲食習慣不同的人群也可以觀察得到。大規模的基督復活安息日會(譯者注:Adventist,成員多為素食者)健康研究顯示,嚴格的素食者比l奶蛋素食者得癌症的風險低的多,而奶蛋素食者的風險又明顯的低於食肉者。

雌性激素

當脂肪和乳腺癌之間的聯繫被發現時,研究人員很容易就找到瞭解釋。若干可能性明顯地表現出來。首先,已知許多雌性激素(女性荷爾蒙)會刺激的乳腺腫瘤的增長。雖然雌性激素是正常而且十分重要的荷爾蒙,雌性激素水平越高,推動某些乳腺癌的力度越大。雌性激素中的主要致癌因素是雌二醇 (estradiol),而身體生產的雌二醇總量與飲食中的脂肪相對應。高脂肪飲食增加雌二醇的分泌,而低脂肪飲食減少其分泌。當婦女轉換到極低脂肪飲食後,她們的雌二醇水平明顯地下跌。這甚至在一段很短的時間之內就會發生。嚴格素食者婦女想必食用較少脂肪,她們與吃肉的婦女相比雌性激素水平要低得多。

高脂肪飲食的另一個問題是構成其飲食的肉,家禽,魚,和奶製品通常不含任何纖維素。纖維是植物類食物中不易消化的部分。有相當清楚的證據表明纖維通過其在消化道中捕獲雌性激素的功能而幫助減少體內雌性激素水平。

“受脂肪影響而增高的雌性激素水平可能加速青春期的到來,這增加乳腺癌的風險”。此外,大豆這個亞洲人飲食中的棟樑,包含植物雌性激素 (phytoestrogens)。這是一種十分微弱的雌性激素,但它能與正常的雌性激素競爭並且減弱其效果。由於這個原因,大豆產品已被證實會減少癌症風險。總之,素食者婦女血液雌性激素的水平較低,從而降低了乳腺癌的風險。

“素食者血液雌性激素的水平較低,因而降低了乳腺癌的風險。”

青春期

除了雌性激素,飲食因素也會影響月經周期。素食者的月經周期不僅不同於肉食者,而且她們也開始得稍晚些。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西方國家中女孩的平均青春期在1840年大約是十七歲。而今天,我們想當然的認為女孩將在十一歲或者十二歲到達青春期。大約一百五十年以前,高脂肪飲食只限於很小一部分富裕人口中。今天,高脂肪飲食已普及於所有的人。與此同時,很可能由於高脂肪飲食造成的雌性激素增長使青春期越來越早。較早的青春期與較高的乳腺癌風險有密切的聯繫。所以,青春期稍晚是一個主要的優勢。

中國飲食研究

康乃爾大學的T. Colin Campbell博士在他的大規模中國飲食研究中發現在中國,飲食中脂肪越少,越素,雌性激素水平就越低而青春期的來臨也越晚。此外,在那些以一種簡單而且含有或少脂肪的飲食生活(只在偶爾的宴席上才吃肉)的人群中,他發現冠心病、骨質疏鬆、肥胖都極少見,而且西方成人癌症發病率也很低。簡單的飲食似乎可以降低血液雌性激素水平而且避免加速青春期的來臨。

此外,研究顯示月經周期是可變的。例如在亞洲國家,婦女有較長的月經周期﹔而這意味著兩次月經之間有更長的時間。那些月經周期較長的婦女在其一生中將暴露給較少雌激素,而這又聯繫到較低的乳腺癌風險。簡單地說:脂肪的攝入越高,月經周期越短,雌性激素暴露越高,乳腺癌的風險就越高。

大腸癌

飲食習慣的改變能降低大腸癌的風險。曾與我共事五年的愛爾蘭名醫Denis Burkitt博士,觀察到大腸中的細菌類型和數量都與食物的類型有關。而這個因素又對糞便量有很大的影響。他發現高脂肪飲食不僅增加消化道中某些膽鹽的數量,而且也增加消化道細菌的數量。這些細菌進而在大腸中將這些膽鹽改變成為致癌物質。另一方面,脂肪吃得越少,生產的膽鹽就越少,被改變成的致癌物也就越少。

此外,Burkitt博士注意到高纖維飲食不僅造成較大的糞便量以稀釋大腸中的膽鹽和致癌物,而且也極大地減少了糞便在大腸中的過境時間即腸粘膜與致癌物的接觸時間。在他的非洲實驗中Burkitt博士注意到非洲的高纖維食物只需大約二十到三十個小時即可穿過消化道。但是當他在英國人中重複他的實驗時,他發現那種低纖維高脂肪的飲食使得食物需要八十到一百個小時才能穿過消化道。

現在似乎已經很明確了:很大程度上由高脂肪飲食造成的高濃度致癌膽鹽,很大程度上由於低纖維飲食而在大腸中停留若干天,可能會刺激腸粘膜。這可能與觸發或者促進大腸癌有關。

早在1971年,Denis Burkitt博士就提出了這看法。

他任為世界各地的大腸癌發病率的巨大差別,很大程度上可以用脂肪和纖維的攝入量的差別來解釋。低纖維高脂肪的飲食促進大腸癌的發生﹔而高纖維低脂肪的飲食則可以防止其發生。如果一種低脂肪高纖維並且富含防癌物質(如植物雌性激素 phytoestrogen 和植物化學因子 phytochemical) 的素食可以防止某些癌症,這樣的飲食是否也可以影響癌症患者的存活呢?雖然沒有詳盡的證據證明這點,有理由相信這種飲食可能對結局起有利的作用。這與免疫系統有關。有充分的科學證據顯示某些食物能提高免疫功能,而另一些能減弱免疫功能。例如,自然抗癌細胞是會尋找並且破壞癌細胞的特殊白血球。根據最近一個來自德國的研究,素食者身體中的自然抗癌細胞超過肉食者的兩倍。這表明素食者可能更有能力消除癌症或者阻止其發展。素食者較強的免疫力大概來自其飲食的低脂肪和富含可以增強免疫力的植物化學因子及其他營養。

最近,一個針對十二萬二千個美國護士的研究發現每天吃肉的那些婦女,他們患上大腸直腸癌的機會比每月吃肉少於一次的婦女高二十五倍!

“高脂肪低纖維飲食促進大腸癌症。低脂肪高纖維飲食則防止大腸癌症。”

- 植物類飲食富有多種纖維,而動物類飲食完全沒有纖維﹔

在中國飲食研究中:纖維吃得越多,腸道癌症的發病率越低。

前列腺癌症

飲食與前列腺的癌症也有類似的關係存在。有趣的是,早期前列腺癌症在日本和在美國同樣普遍。然而,日本人的前列腺癌症成長緩慢得多,所以它很少對生命構成威脅。他們的腫瘤成長為嚴重的癌症的可能性要小很多--飲食可能再次扮演重要角色。高纖維飲食減少前列腺癌的危險而高脂肪攝入增加此危險,尤其是動物脂肪。

“日本的前列腺癌成長如此緩慢,以至於它們極少危及性命。”

最理想的抗癌症飲食

一個合理的抗癌症飲食應該是含有很少脂肪並且包含很少量甚至完全不含動物蛋白質的飲食。同時,最理想的抗癌症飲食應該含有豐富的纖維和植物化學因子。植物化學因子是植物中的一些化合物,它們雖沒有營養價值但卻有重要的生物效果而可能降低癌症,心臟病和其它疾病的風險。

數以百計的這種植物化學因子僅僅在過去十年間才被發現。由於它們只能在植物中找到,素食者的植物化學因子攝入量遠遠高於肉食者。許多賦予水果蔬菜鮮明色彩的植物色素,也是防止癌症的植物化學因子。在整個世界上有超過一百項的飲食習慣研究顯示水果和蔬菜減少癌症風險。這就是為什麼國家癌症學院(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已勸告美國人吃更多的水果和蔬菜,一天至少五份(serving)。

“水果和蔬菜減少癌症風險。”未完待續

聯繫: Hans Diehl,生活方式藥學院 (Lifestyle Medicine Institute),第474信箱,Loma Linda,CA 92354-0474。
電話: +1 909-796-7676
傳真: +1 909-799-9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