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协会 (IVU)
IVU logo

癌症



引自 EVU News, 第 4 /1997

新世纪饮食的第一部分(EVU News 97/3)



在世界各地,吃很低脂肪素食的人们一般来说癌症的发病率最低。

而癌症发病率最高的人则是那些依赖肥腻的西方饮食的生活者。事实上,在北美洲每四人中就有一人是死于癌症。纵然许多从化疗到辐射到外科手术的种种高科技医学的介入,成年人癌症的发病率然在年年上升。我们要怎么办呢?

“西方社会中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癌症与营养过剩有直接关连,尤其是脂肪的大量摄入”-- Ernest Wynder,医学博士MD

饮食癌症轴心

国家癌症学院(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估计,如果采取低风险国家中的生活方式和饮食,美国人能减少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九十的癌症机率。进而,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四十的癌症死亡,以及十个最常见癌症中有八个直接与肥腻的西方饮食有关。

Ernest Wynder博士是美国健康基金会(American Health Foundation)主席和一个著名的流行病学家。他认为西方社会中百分之六十的女性癌症和百分之五十的男性癌症是与营养过剩直接相关的,尤其是脂肪类的高摄取量。这些致癌因子究竟是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乳腺癌的例子吧。

乳腺癌BREAST CANCER

在1960年,北美洲每二十个妇女中有一个患上乳腺癌。到了1980年,这个比率增长到每十一个妇女中就有一个。而现在的估计是每八个妇女中有一个会患上乳腺癌。然而这疾病在与我们饮食不同的国家中是几乎不存在的。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做法吗?

比较不同国家着的发病率及其饮食习惯,就会发现一些显著的饮食因素。例如在日本,乳腺癌是十分稀有的。而当日本的妇女移民到美国,她们的发病率就与美国妇女相同,而比在日本是高出至少百分之五百。由于这个原因,美国和日本之间的癌症发病率差异显然与遗传无关。也不是空气或水中的污染物。致癌物尤其是在生产和销售食物过程中使用的一系列添加剂,防腐剂,增味剂,杀虫剂,和其它化学品诚然是一种危险。然而,只有百分之二的癌症能可靠地与这些物质联系起来。

脂肪和纤维

相比之下,饮食因素如纤维和脂肪与一些成年人癌症之间的联系的证据与日俱增。 在日本仅仅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的饮食中的卡路里来自脂肪, 然而在美国和加拿大此值要高三倍,几乎是百分之四十。 同时,在二战前日本饮食中的纤维含量几乎是精加工的西方饮食的三倍之多。类似的趋势在美国之内饮食习惯不同的人群也可以观察得到。大规模的基督复活安息日会(译者注:Adventist,成员多为素食者)健康研究显示,严格的素食者比l奶蛋素食者得癌症的风险低的多,而奶蛋素食者的风险又明显的低于食肉者。

雌性激素

当脂肪和乳腺癌之间的联系被发现时,研究人员很容易就找到了解释。若干可能性明显地表现出来。首先,已知许多雌性激素(女性荷尔蒙)会刺激的乳腺肿瘤的增长。虽然雌性激素是正常而且十分重要的荷尔蒙,雌性激素水平越高,推动某些乳腺癌的力度越大。雌性激素中的主要致癌因素是雌二醇 (estradiol),而身体生产的雌二醇总量与饮食中的脂肪相对应。高脂肪饮食增加雌二醇的分泌,而低脂肪饮食减少其分泌。当妇女转换到极低脂肪饮食后,她们的雌二醇水平明显地下跌。这甚至在一段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发生。严格素食者妇女想必食用较少脂肪,她们与吃肉的妇女相比雌性激素水平要低得多。

高脂肪饮食的另一个问题是构成其饮食的肉,家禽,鱼,和奶制品通常不含任何纤维素。纤维是植物类食物中不易消化的部分。有相当清楚的证据表明纤维通过其在消化道中捕获雌性激素的功能而帮助减少体内雌性激素水平。

“受脂肪影响而增高的雌性激素水平可能加速青春期的到来,这增加乳腺癌的风险”。此外,大豆这个亚洲人饮食中的栋梁,包含植物雌性激素 (phytoestrogens)。这是一种十分微弱的雌性激素,但它能与正常的雌性激素竞争并且减弱其效果。由于这个原因,大豆产品已被证实会减少癌症风险。总之,素食者妇女血液雌性激素的水平较低,从而降低了乳腺癌的风险。

“素食者血液雌性激素的水平较低,因而降低了乳腺癌的风险。”

青春期

除了雌性激素,饮食因素也会影响月经周期。素食者的月经周期不仅不同于肉食者,而且她们也开始得稍晚些。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西方国家中女孩的平均青春期在1840年大约是十七岁。而今天,我们想当然的认为女孩将在十一岁或者十二岁到达青春期。大约一百五十年以前,高脂肪饮食只限于很小一部分富裕人口中。今天,高脂肪饮食已普及于所有的人。与此同时,很可能由于高脂肪饮食造成的雌性激素增长使青春期越来越早。较早的青春期与较高的乳腺癌风险有密切的联系。所以,青春期稍晚是一个主要的优势。

中国饮食研究

康乃尔大学的T. Colin Campbell博士在他的大规模中国饮食研究中发现在中国,饮食中脂肪越少,越素,雌性激素水平就越低而青春期的来临也越晚。此外,在那些以一种简单而且含有或少脂肪的饮食生活(只在偶尔的宴席上才吃肉)的人群中,他发现冠心病、骨质疏松、肥胖都极少见,而且西方成人癌症发病率也很低。简单的饮食似乎可以降低血液雌性激素水平而且避免加速青春期的来临。

此外,研究显示月经周期是可变的。例如在亚洲国家,妇女有较长的月经周期;而这意味着两次月经之间有更长的时间。那些月经周期较长的妇女在其一生中将暴露给较少雌激素,而这又联系到较低的乳腺癌风险。简单地说:脂肪的摄入越高,月经周期越短,雌性激素暴露越高,乳腺癌的风险就越高。

大肠癌

饮食习惯的改变能降低大肠癌的风险。曾与我共事五年的爱尔兰名医Denis Burkitt博士,观察到大肠中的细菌类型和数量都与食物的类型有关。而这个因素又对粪便量有很大的影响。他发现高脂肪饮食不仅增加消化道中某些胆盐的数量,而且也增加消化道细菌的数量。这些细菌进而在大肠中将这些胆盐改变成为致癌物质。另一方面,脂肪吃得越少,生产的胆盐就越少,被改变成的致癌物也就越少。

此外,Burkitt博士注意到高纤维饮食不仅造成较大的粪便量以稀释大肠中的胆盐和致癌物,而且也极大地减少了粪便在大肠中的过境时间即肠粘膜与致癌物的接触时间。在他的非洲实验中Burkitt博士注意到非洲的高纤维食物只需大约二十到三十个小时即可穿过消化道。但是当他在英国人中重复他的实验时,他发现那种低纤维高脂肪的饮食使得食物需要八十到一百个小时才能穿过消化道。

现在似乎已经很明确了:很大程度上由高脂肪饮食造成的高浓度致癌胆盐,很大程度上由于低纤维饮食而在大肠中停留若干天,可能会刺激肠粘膜。这可能与触发或者促进大肠癌有关。

早在1971年,Denis Burkitt博士就提出了这看法。

他任为世界各地的大肠癌发病率的巨大差别,很大程度上可以用脂肪和纤维的摄入量的差别来解释。低纤维高脂肪的饮食促进大肠癌的发生;而高纤维低脂肪的饮食则可以防止其发生。如果一种低脂肪高纤维并且富含防癌物质(如植物雌性激素 phytoestrogen 和植物化学因子 phytochemical) 的素食可以防止某些癌症,这样的饮食是否也可以影响癌症患者的存活呢?虽然没有详尽的证据证明这点,有理由相信这种饮食可能对结局起有利的作用。这与免疫系统有关。有充分的科学证据显示某些食物能提高免疫功能,而另一些能减弱免疫功能。例如,自然抗癌细胞是会寻找并且破坏癌细胞的特殊白血球。根据最近一个来自德国的研究,素食者身体中的自然抗癌细胞超过肉食者的两倍。这表明素食者可能更有能力消除癌症或者阻止其发展。素食者较强的免疫力大概来自其饮食的低脂肪和富含可以增强免疫力的植物化学因子及其他营养。

最近,一个针对十二万二千个美国护士的研究发现每天吃肉的那些妇女,他们患上大肠直肠癌的机会比每月吃肉少于一次的妇女高二十五倍!

“高脂肪低纤维饮食促进大肠癌症。低脂肪高纤维饮食则防止大肠癌症。”

- 植物类饮食富有多种纤维,而动物类饮食完全没有纤维;

在中国饮食研究中:纤维吃得越多,肠道癌症的发病率越低。

前列腺癌症

饮食与前列腺的癌症也有类似的关系存在。有趣的是,早期前列腺癌症在日本和在美国同样普遍。然而,日本人的前列腺癌症成长缓慢得多,所以它很少对生命构成威胁。他们的肿瘤成长为严重的癌症的可能性要小很多--饮食可能再次扮演重要角色。高纤维饮食减少前列腺癌的危险而高脂肪摄入增加此危险,尤其是动物脂肪。

“日本的前列腺癌成长如此缓慢,以至于它们极少危及性命。”

最理想的抗癌症饮食

一个合理的抗癌症饮食应该是含有很少脂肪并且包含很少量甚至完全不含动物蛋白质的饮食。同时,最理想的抗癌症饮食应该含有丰富的纤维和植物化学因子。植物化学因子是植物中的一些化合物,它们虽没有营养价值但却有重要的生物效果而可能降低癌症,心脏病和其它疾病的风险。

数以百计的这种植物化学因子仅仅在过去十年间才被发现。由于它们只能在植物中找到,素食者的植物化学因子摄入量远远高于肉食者。许多赋予水果蔬菜鲜明色彩的植物色素,也是防止癌症的植物化学因子。在整个世界上有超过一百项的饮食习惯研究显示水果和蔬菜减少癌症风险。这就是为什么国家癌症学院(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已劝告美国人吃更多的水果和蔬菜,一天至少五份(serving)。

“水果和蔬菜减少癌症风险。”未完待续

联系: Hans Diehl,生活方式药学院 (Lifestyle Medicine Institute),第474信箱,Loma Linda,CA 92354-0474。
电话: +1 909-796-7676
传真: +1 909-799-9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