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協會 (IVU)
IVU logo

“人道”的屠宰

通過所謂“人道”的屠宰來使肉類消費正當化,在道義上是不負責任的,更何況這種“人道”屠宰在很大程度上是根本不可能的。許多肉食者堅信這一神話,為了保留他們的飲食習慣。通常,他們辯解說,理論上,只要在宰殺方式上考慮得周到細緻,那麼“人道”的屠宰就是可以實現的,至於事實上還並沒有實現,則並非是我的錯,因此我可以吃那些用普通方式宰殺的肉,而不必感到內心不安。這就是本文試圖批駁的觀點。

你可以在大型的屠宰場裡工作上一個星期,看看能否實現人道的屠宰。結果,你要麼很快認識到,作為一名屠夫,要想繼續工作就不能對被宰動物懷有任何情感(包括對動物的驚惶和恐懼產生同情)﹔要麼,你就只能離開,以避免這種負疚感。同樣,要求屠夫對被宰動物具有人道,是無法做到的。你能夠目睹屠宰場每天發生的事情而無動於衷嗎?你不能。因為你無法不去同情那些動物,感受他們對死亡的恐懼----當然,除非你已經麻木不仁了。既然這種情感無法使你在那裡工作,那麼它又怎麼可能成為其它人去那裡工作的目的呢!屠宰場的工人是無法實現這一人道目的的,這完全超出了他們的工作動機。

人們反對現在的屠殺方式,但又找不到其它替代方法,只好提出所謂“人道”的屠宰。其實,真正的替代方法非常簡單:那就是,大幅度地減少屠殺數量或完全廢除屠殺。減少屠殺數量是針對那些個別必須要殺的動物,並且儘量減少數量。這個辦法無法實行的原因是顯而易見的:我們的生活必須因此改變,至少必須改變我們的飲食習慣,而且,不只是暫時的改變以等待有一天會有人發明一種人道的屠宰方法。對遭受痛苦的動物真正同情的人只有一條切實的路可走:拒絕肉食!此種要求只涉及肉類產品而已。

有人可能會說,動物不僅僅因為食肉而被殺,但其他動物製品只是屠殺過程中的副產品或剩余產品,其消耗遠不及肉類。(在瑞士,每年僅肉類消費一項,就達60萬噸)。取消肉食能夠直接降低屠宰數量。當然,對其它動物製品也應當有正確的認識:

  • 人類不需要依賴其他動物的身體作為天然資源:肉類,蛋,奶類和奶製品不是人類營養所必須,並且還極有可能成為“現代文明疾病”的原因。[1]羊毛可以用棉替代,何況,取羊毛無需殺羊。

  • 皮革製品成為素食者最有爭議的材料。目前,皮革大多來自於肉類產品,象明膠,用以代替更為珍貴的天然原料作為粘合劑。因此禁止皮革只會使肉類價格上漲而對減少屠宰並無多大幫助。但有一個值得注意的事實是:在現在的太空時代,仍然沒有發明出一種用植物材料制成的鞋,其原因是:屠宰場能夠提供大量皮革,這樣的發明在經濟上並無多大利益。[2]

  • 毛皮是不必要的奢侈品。

總而言之,我們不針對屠宰工人,他們大多對自己的工作別無選擇﹔但我們批評那種認為屠宰可以變得仁慈和人道的觀點。

素食者相信,我們應該向我們的同類展現一種人與動物的另一種關係。無論屠宰的方法是否人道,只為獲得味覺上的快感而殺死我們的朋友是錯誤的。廢除肉食的目標也許無法一蹴而就,但我們應該心懷理想,只要堅持不懈,就能一步步地實現它。

註釋:

[1] For this point, see the SVV flyer Nr. 18, by Dr. med. M. O. Bruker: Covering the protein needs. (return)

[2] For this point, see the SVV flyer Nr. 11: Leather.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