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協會 (IVU)
IVU logo

一個耆那教徒對素食主義的看法


作者:Pravin Shah


兩年以前,我參觀了一個位於佛蒙特州伯寧頓市附近的乳牛場。以下是在這次參觀中我所見所知的事情。

  • 擠奶的時間到了(下午5點),一台機器正在以每三分半鐘擠一頭乳牛的速度擠奶,完全不顧這樣做對乳牛有多困難。看著乳牛們在擠奶的時候受苦讓我非常的難受。為了榨出最後一滴奶,有時候血跡也跟著混合進盛奶的容器中。
  • 每天早上乳牛會被注射荷爾蒙以增加產奶量。
  • 由於乳牛在懷孕期和生產後是出產最多奶的時候,它們的整個成熟期都被人工受精以保持懷孕的狀態。
  • 如果小公牛出生,由於它們對乳品加工業沒有用處,出生兩三天后它們就會被送到小牛肉加工場。我在那個乳牛場的那天晚上,農場正用卡車裝三頭小牛準備送走。母牛看著自己的孩子被送走時開始流淚的場景,讓我久久不能忘懷。小牛肉加工場希望小牛肉質鮮嫩,於是小牛從出生到被屠宰的六個月中,一直生活在黑暗中。在一個狹窄到不容許任何動作的板條箱裡,它們被喂養著缺鐵的飼料。
  • 乳牛在生產之後兩個月會再次懷孕。我沒有耐性看完農場工人向我們炫耀似地展示著給乳牛人工受精的過程。
  • 一年大概有四五次的機會,農場會把乳牛從自己的圈裡放出來走走。否則乳牛一生都會呆在同一個地方,被迫在同一個地方大小便。我參觀農場的時候,農場散發出濃烈的臭味。農場工人有時候每天打掃牛圈一至兩次,而更多的時候卻一次都沒有。沒人打掃牛圈的時候,乳牛就不得不生活在自己的排泄物裡。
  • 一頭乳牛的生命約能持續15年。但10歲以後,乳牛產奶的能力就大大下降了。這些不再大量產奶的乳牛被送到屠宰場殺掉,作為肉牛賣掉。

去年在印度的時候,我參觀了孟買附近的一個乳牛場。那裡的情況和我之前在美國見到的很相似,由於一些規章制度的貫徹不夠嚴謹,整體狀況甚至還不如美國。

在印度的傳統裡,人們對待母牛就像對待家庭成員一樣,只有母牛喂養小牛後剩下的牛奶才成為人類的食物。然而,就像我的大女兒SHILPA經常說的那樣,母牛的奶是給小牛的,不是給人類或者人類的孩子的﹔(除了人類以外)沒有動物會喝其他動物的奶。我們並沒有權利為了我們自身的利益去喝牛奶,況且,牛奶也並不是生存的必需品。

在我剛開始瞭解乳品加工業的時候,我一時覺得難以置信。從個人的角度講,我擔心自己難以忍受嚴格素食主義的生活。我怎麼可能從我的食物中去掉牛奶、酸奶、黃油、酥油和奶酪呢?成為一個嚴格素食主義者意味著我將不能喝茶、不能吃任何印度糖果、披薩、牛奶巧克力、不含雞蛋但含乳品的蛋糕,以及許許多多其他的食物。然而,那次在乳牛場的參觀,卻讓我立即成為嚴格素食主義者。

從一個耆那教徒的角度看,人類生存所需要的元素僅限於蔬菜、水、火、土地和空氣而已。在耆那教的信仰裡,乳牛是有“五覺”(PANCHENDRIYA)的生物之一。殘酷對待任何有“五覺”的生物都是一種極大的罪惡,是完全被禁止的。在今天的環境下,我並不覺得肉製品的生產和乳製品的生產從殘酷的程度來講有何不同。在乳製品的生產過程中,乳牛並不會立即失去生命,但它們在整個生命過程中都遭受著殘酷的虐待,並且最終在生命自然終結之前被屠宰。

以下是我在成為嚴格素食主義者之前,和成為嚴格素食主義者兩年之後一些身體數據的比較:

.之前之後
膽固醇205160
高密度脂蛋白3442
甘油三酸脂350175

在成為嚴格素食主義者之後,我感覺精力更加充沛。我並沒有缺鈣的現象。當然,每個人都必須時時監視自己體內各種化學元素的變化。我的醫師對我的情況非常滿意,並沒有讓我服用任何維他命片和鈣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