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素食协会 (IVU)
IVU logo

一个耆那教徒对素食主义的看法


作者:Pravin Shah


两年以前,我参观了一个位于佛蒙特州伯宁顿市附近的乳牛场。以下是在这次参观中我所见所知的事情。

  • 挤奶的时间到了(下午5点),一台机器正在以每三分半钟挤一头乳牛的速度挤奶,完全不顾这样做对乳牛有多困难。看着乳牛们在挤奶的时候受苦让我非常的难受。为了榨出最后一滴奶,有时候血迹也跟着混合进盛奶的容器中。
  • 每天早上乳牛会被注射荷尔蒙以增加产奶量。
  • 由于乳牛在怀孕期和生产后是出产最多奶的时候,它们的整个成熟期都被人工受精以保持怀孕的状态。
  • 如果小公牛出生,由于它们对乳品加工业没有用处,出生两三天后它们就会被送到小牛肉加工场。我在那个乳牛场的那天晚上,农场正用卡车装三头小牛准备送走。母牛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送走时开始流泪的场景,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小牛肉加工场希望小牛肉质鲜嫩,于是小牛从出生到被屠宰的六个月中,一直生活在黑暗中。在一个狭窄到不容许任何动作的板条箱里,它们被喂养着缺铁的饲料。
  • 乳牛在生产之后两个月会再次怀孕。我没有耐性看完农场工人向我们炫耀似地展示着给乳牛人工受精的过程。
  • 一年大概有四五次的机会,农场会把乳牛从自己的圈里放出来走走。否则乳牛一生都会呆在同一个地方,被迫在同一个地方大小便。我参观农场的时候,农场散发出浓烈的臭味。农场工人有时候每天打扫牛圈一至两次,而更多的时候却一次都没有。没人打扫牛圈的时候,乳牛就不得不生活在自己的排泄物里。
  • 一头乳牛的生命约能持续15年。但10岁以后,乳牛产奶的能力就大大下降了。这些不再大量产奶的乳牛被送到屠宰场杀掉,作为肉牛卖掉。

去年在印度的时候,我参观了孟买附近的一个乳牛场。那里的情况和我之前在美国见到的很相似,由于一些规章制度的贯彻不够严谨,整体状况甚至还不如美国。

在印度的传统里,人们对待母牛就像对待家庭成员一样,只有母牛喂养小牛后剩下的牛奶才成为人类的食物。然而,就像我的大女儿SHILPA经常说的那样,母牛的奶是给小牛的,不是给人类或者人类的孩子的;(除了人类以外)没有动物会喝其他动物的奶。我们并没有权利为了我们自身的利益去喝牛奶,况且,牛奶也并不是生存的必需品。

在我刚开始了解乳品加工业的时候,我一时觉得难以置信。从个人的角度讲,我担心自己难以忍受严格素食主义的生活。我怎么可能从我的食物中去掉牛奶、酸奶、黄油、酥油和奶酪呢?成为一个严格素食主义者意味着我将不能喝茶、不能吃任何印度糖果、披萨、牛奶巧克力、不含鸡蛋但含乳品的蛋糕,以及许许多多其他的食物。然而,那次在乳牛场的参观,却让我立即成为严格素食主义者。

从一个耆那教徒的角度看,人类生存所需要的元素仅限于蔬菜、水、火、土地和空气而已。在耆那教的信仰里,乳牛是有“五觉”(PANCHENDRIYA)的生物之一。残酷对待任何有“五觉”的生物都是一种极大的罪恶,是完全被禁止的。在今天的环境下,我并不觉得肉制品的生产和乳制品的生产从残酷的程度来讲有何不同。在乳制品的生产过程中,乳牛并不会立即失去生命,但它们在整个生命过程中都遭受着残酷的虐待,并且最终在生命自然终结之前被屠宰。

以下是我在成为严格素食主义者之前,和成为严格素食主义者两年之后一些身体数据的比较:

.之前之后
胆固醇205160
高密度脂蛋白3442
甘油三酸脂350175

在成为严格素食主义者之后,我感觉精力更加充沛。我并没有缺钙的现象。当然,每个人都必须时时监视自己体内各种化学元素的变化。我的医师对我的情况非常满意,并没有让我服用任何维他命片和钙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