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素食協會 (IVU)
IVU logo
第三十五屆世界素食者大會
“為了我們的明天而選擇適當的食物”
Heriot Watt 大學,蘇格蘭愛丁堡,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十四日

糖尿病

Sandra Hood, BSc (Hons), SRD



我今天下午要談的是關於糖尿病以及嚴格素食。遺憾的是,雖然有一些研究顯示嚴格素食能減輕症狀或防止糖尿病的發生,關於嚴格素食和糖尿病的研究仍舊極少。已有人提出大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五的Ⅱ型糖尿病可以被防止。去年在芬蘭,已被證明瞭通過改變生活方式、增加活動、低脂肪飲食和減肥,糖尿病的風險減少了百分之五十八。(Tuomilehto 等人 2001 )

我今天下午的談話會著重於嚴格素食的益處,以及嚴格素食如何能防止糖尿病。作為嚴格素食者我們常常要證明我們是健康的而且可以得到足夠的這個、那個、等等,但我相信我們忘了問題的另一面即嚴格素食可以幫助我們防止疾病。然而,我也提請大家注意嚴格素食者並非對西方病免疫而仍然需要小心他們的生活方式。近年來,隨著高脂肪、高糖、高鹽的方便食品越來越多,素食和嚴格素食者的飲食有很大的改變。越來越多的素食和嚴格素食者吃不健康的飲食、減少運動、而且長胖。然而,嚴格素食可以防止很多西方疾病是毫無疑問的。糖尿病很可能是這些疾病之一。

[成為嚴格素食者] 和 [成為素食者] 的作者Brenda Davis評論到“健康不能買賣,它不會由藥片、藥丸、或者藥湯中得來,它是常年累月的明智選擇的結果”。希望在今天上午的演講中,我已證明瞭嚴格素食能夠培養出健康快樂的嬰兒、很多疾病的根源是在童年種下的。而嚴格素食是開始一生最好的方式。然而,改變飲食習慣永遠不會太遲。正如Brenda在她最新的書中所說的“很多絕頂聰明的人都一定要到健康惡化之後才真正領會到健康的價值。這真是一件讓人悲傷的事。”我相信素食和嚴格素食者在健康這個領域有一個良好的開端,但很多人仍然可以做得更好。再次引用Brenda的話“不要把它(健康習慣)看作一種犧牲,要把它看成一種寶貴的特權。”

那麼糖尿病到底是什麼?

糖尿病是缺乏一種叫作胰島素的荷爾蒙的結果。胰島素對於葡萄糖從血液轉移到組織的過程至關重要。胰島素是存在於血液中的天然荷爾蒙。當血糖過高時,胰臟中的蘭氏小島(islands of Langerhans)中的beta細胞分泌胰島素。胰島素促進葡萄糖進入到肌肉細胞和其它組織中並且降低血液葡萄糖水平。

胰島素欠缺可能來源於分泌不足或失效。胰島素欠缺造成血液中反常的高葡萄糖濃度(高血糖)。如果血糖濃度超過腎臟的閾值,葡萄糖就會進入尿中。而這造成必需產生的尿量。同時,在細胞層面缺乏葡萄糖作為基本能量來源意味著身體不得不利用脂肪儲存甚至在必要時以肌肉組織本身作為能源。這些機制的組合產生了糖尿病的標準症狀 - 多尿、口渴以及無法解釋的體重減輕。

糖尿病有兩種明顯不同的形式。

第一類型--與胰島素有關的糖尿病,源於胰臟中胰島素產量不足因而需要注射胰島素治療。對造成這個病的因素仍然所知甚少,但某些病毒、免疫系統疾病和遺傳可能會有影響。雖然它能發生在任何年齡,這種疾病通常在兒童或四十歲以下的成年人中突然發生。

Ⅱ型糖尿病是指身體仍在生產胰島素但是數量不夠或者身體對其具有抵抗力。它比I型糖尿病更普遍。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五的糖尿病屬於這一類。這種類型的糖尿病與基因有密切關聯,而且其發展與肥胖症密切相關。Ⅱ型糖尿病最常見於中老年人。但隨著人們越來越肥胖,年輕人甚至兒童的發病率日益增長。Ⅱ型糖尿病的發展不易察覺,常常是在例行健康檢查時才被發現。飲食及生活習慣的改變可能足以控制Ⅱ型糖尿病,但有些患者需要降糖藥物以增加胰島素合成或者提高其效能。

牛奶已被證明與I型糖尿病有牽連

牛奶高蛋白及高鹽份,因此不宜一歲以下嬰兒。人乳是嬰兒的完美食物。它保護新生兒以免受到傳染病、腸胃疾病、呼吸道疾病、以及眼睛疾病的侵害。它也可能提高智力的發展。它非常可能還包含了尚不為人知但對嬰兒成長至關重要的其他物質。

在幼年喝牛奶或母乳喂養不足或二者兼有已被提出有造成I型糖尿病的傾向。 這課題仍有爭議,仍需要充分並且有針對性的研究來確認這些看法。下面我引用一些提出與第一類和Ⅱ型糖尿病相關因素的研究。

幼年喝牛奶和缺乏母乳喂養

日期

作者

對象

結果

1997

Gimeno 等人

三百四十六名患糖尿病的年齡小於十八歲的巴西兒童

較短的母乳喂養是I型糖尿病的風險因素。八天以前飲用牛奶也是一個風險因素。

1998

Jones 等人

患I型糖尿病的一百六十名男孩與一百五十名女孩

不吃母乳造成風險增加,但這些沒有統計意義

2001

Samuelsson與Ludvigsson

二百九十七名患糖尿病的十五歲以下瑞典兒童以及糖尿病的季節性變化

在十歲到十五歲之間患上糖尿病的兒童中有最顯著的季節性變化。研究表明較短的單純母乳喂養增加風險。

2001

Monetini 等人

二十八名非糖尿病的義大利兒童,十六名由單純母乳喂養和十二名由牛奶喂養

出生後頭四個月的母乳喂養可以防止對牛的酪蛋白(beta-casein)產生抗體反應。

1997

Pettitt 等人

七百二十個Pima印第安人(譯者注:美國Arizona州南部的印第安人,為Ⅱ型糖尿病最高發病人群)

頭兩個月(first 2/12 of life)中單純母乳喂養與較低的Ⅱ型糖尿病發病率有關

2002

Young 等人

四十六個小於十八歲的加拿大土著人Ⅱ型糖尿病患者

母乳喂養減少Ⅱ型糖尿病的風險

挪威和瑞典的Borch-Johnsen等人在1984年首先提出在母乳喂養持續時間與I型糖尿病之間有一種反相關。但有三個後續研究並不支持這一結論。Elliott在1999年通過研究十個不同國家兒童的I型糖尿病例提出某些牛奶蛋白 (beta-酪蛋白A和B) 的攝取與I型糖尿病有關。不同品種的乳牛產生不同數量的這類蛋白。這類蛋白產生一種稱為β-酪啡?-7(beta-casomorphin-7)的能抑制免疫功能的?。Chowdhury等人及Alting等人在1999年假設牛奶蛋白的“導致糖尿病角色”並建議進一步研究。Sarugeri等人在1999年認為牛奶beta-酪蛋白是激發與I型糖尿病有關的免疫力的因素,他們發現新被診斷為I型糖尿病的兒童對牛奶產生抗體反應但一些對照組成員也有反應。Cooper等人在1999年研究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和冰島的兒童糖尿病時卻沒有發現如何關聯,Thorsdottir等人在2000年的研究也沒有觀察到。這一課題迫切需要進一步研究。

Dahlquist與Mustonen (2000年)報告了瑞典的少兒糖尿病在急速增加,並提出發病率與國民生產總值的相關性意味著與財富有關的風險因素如高速發育。而高速發育已知是少兒糖尿病的風險因素。那麼,是否牛奶有害而母乳有益呢?

有人知道嚴格素食孩子患上I型糖尿病嗎? 素食孩子呢?

Ⅱ型糖尿病

在英國以及全世界范圍內,Ⅱ型糖尿病都在迅速增加 (King等人1998年)。今年二月首次在四個青少年孩子身上發現成人(第二類)糖尿病。其觸發因素:肥胖在英國已經到了令人憂心的程度。雖然普遍認為飲食與Ⅱ型糖尿病密切相關,具體的飲食因素尚未被確認。對於不同種類的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及其數量與糖尿病風險的關聯尚有很多爭議。現在飲食推薦低脂肪、高碳水化合物的飲食以預防糖尿病、心臟病和其他慢性病。然而,脂肪或碳水化合物都不是均一的分子,不同類型之間的差別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今天下午稍晚我將探討脂肪和碳水化合物所扮演的角色。

大約百分之八十的Ⅱ型糖尿病患者超重。多余體重是Ⅱ型糖尿病的最重要風險因素,特別是那些脂肪集中於身體中部(蘋果形)而非那些脂肪集中在臀部和大腿(梨形)的人。中度超重者糖尿病的風險大約高一倍,而肥胖症患者則要高兩倍。

長期的攝入過剩能量增加內源(endogenous)葡萄糖的合成因而增加身體對胰島素的需要,同時造成過度脂肪儲備而增加對胰島素的抗性並減少其效能。

兒童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種正在演進的疾病,第一類和Ⅱ型糖尿病的模式都在變化之中。I型糖尿病發病率在世界范圍內差異甚多,其中以芬蘭為最高 (十五歲以下兒童中每十萬人即有四十五人患病) 而在中國某些地區最低。I型糖尿病在歐洲兒童中的發病率已增長了百分之二到五。糖尿病是最普通的兒童內分泌疾病。

在一些國家中,諸如日本,患有Ⅱ型糖尿病的青少年是患有第一類的四倍。日本的健康管理單位是最先注意到Ⅱ型糖尿病的重要性。他們在1974年開始在學校中進行尿糖普查。他們的數據現在顯示了Ⅱ型糖尿病的嚴重程度。肥胖、高能量高脂肪飲食、缺少運動、城市化以及其他生活方式的變化是造成Ⅱ型糖尿病流行的病因。現在方便食品是如此普及。

也有一些旁證顯示:當母體營養不良到了足以造成胎兒生長延緩的程度,胎兒細胞會被永久性的改變以至於在其日後營養充足時有較高Ⅱ型糖尿病風險。

為什麼嚴格素食者可能風險較小

  • 嚴格素食者少有肥胖症。
  • 較低的飽和脂肪攝入。
  • 高纖維攝入,尤其是可溶性纖維
  • 高非精煉的食物攝入

肥胖症

嚴格素食一般來說有助於保有健康的體重。相比於西方飲食,它有眾所皆知的好處如卡路裡含量更少且更有營養。肥胖症快變成最重要的健康議題了。英國已超過德國成為最胖的歐洲國家。我們的兒童中有四分之一過胖。治療與肥胖症相關的疾病如糖尿病每年花去NHS十七億英鎊,比在吸菸相關疾病上的花費還要多兩億。肥胖症是Ⅱ型糖尿病最明顯的風險因素。我們的社會急需那種自童年開始的修正生活方式的計劃,也需要改變其對兒童營養、娛樂和運動的態度。

脂肪

從生理角度講,飲食中需要的不是脂肪而是必需脂肪酸即多元不飽和脂肪 - 主要來源於植物的亞油酸和alpha-亞油酸。人類和其它哺乳動物缺乏合成它們的?所以必需從飲食中獲取。下面我要討論的是飽和脂肪和轉移脂肪酸與糖尿病的關聯。

飽和脂肪

西方飲食中飽和脂肪大量來自動物產品。

牛奶脂肪中百分之六十是飽和脂肪。與此相比,植物脂肪中飽和脂肪的比例在百分之六到二十五之間,而大部分在百分之十到十五之間。

熱帶植物油是一個例外。椰子油中超過百分之八十五是飽和脂肪,棕櫚心油中超過百分之八十及棕櫚油中大約百分之五十是飽和脂肪。但這些通常只是飲食的一小部分。並且尚有不同意見認為熱帶植物油危害較小,理由是與它們一同被攝入的不是膽固醇而是纖維素和具保護作用的植物化學因子。在高纖維的植物類飲食中攝取少量熱帶植物油似乎不會增加心臟病風險。相比之下,把熱帶植物油加到已經高飽和脂肪的飲食中無異於火上加油。

飽和脂肪已被發現與心臟病、若干癌症的發病有關,也有可能會增加胰島素的分泌並且可能導致對胰島素的抗性 (Snowdon等人 1985年)。肉食和飽和脂肪密切相關。Snowdon等人在1985年發現肉食與糖尿病有正相關。飽和脂肪已被顯示會改變腸道微生物?的活性和類固醇合成,而這可能會增加雌激素的合成從而降低胰島素的敏感度。

對於糖尿病患者,推薦飲食中的飽和脂肪不超過百分之十。Snowdon等人1985年

轉移脂肪酸(TFA氫化油)

TFA用以生產人造黃油。人們以為從奶油改為人造黃油是較健康的選擇,但是這種脂肪酸與Ⅱ型糖尿病高風險有關。

蛋白質

雜食者傾向於攝取超過推薦量的蛋白質。高量攝入蛋白質似乎不會影響控制血糖但已被顯示對腎臟功能有不利影響。也有人提出植物蛋白質可能有保護腎臟的功能,而且與動物蛋白相比其毒性肯定較小。將近三分之一的糖尿病患者會有腎病。

已有一些小規模研究考查了嚴格素食和腎功能的關係。Crane等人在1988年發現在改為嚴格素食二十五天之後二十一名糖尿病患者中有十七名的神經病(外圍神經的損壞)有所改善。余下四位患者的症狀僅部分減輕。

日期

作者

對象

結果

1988

Crane 等人

用嚴格素食治療的二十一名糖尿病印發神經病的患者

改為嚴格素食二十五天之後有十七名患者的症狀減輕

1990,1991與1996

Barsotti 等人

用低蛋白、加補充劑的嚴格素食治療的nephrotic綜合症患者

數據顯示腎功能的改善

Barsotti也在三個少數病人組中顯示了嚴格素食對減輕腎病症狀的益處。大多數人堅信動物蛋白為人類健康所必需,而植物蛋白是劣等的。然而,植物應該被視為蛋白質和氨基酸的主要來源。氨基酸是合成蛋白質的構件。在二十二種氨基酸中,有九種是人體不能合成但能由植物提供的必需氨基酸。所有動物都是通過直接吃植物或間接吃以植物為食的動物來獲取必需氨基酸。組合氨基酸是沒有必要的,因為氨基酸在體內可以儲存並且隨時取用。植物蛋白才是高檔的食物蛋白。

碳水化合物

不同類型碳水化合物的差別不能忽略。在精煉過程中,碳水化合物會損失很多重要的營養 -- 百分之九十五的植物化學因子(phytochemicals),百分之九十的纖維和百分之七十五的維生素和礦物質。

像白麵粉一樣,食糖是一種精煉的碳水化合物而且一度被視為糖尿病患者的禁忌。現在這種禁忌已不復存在,因為臨床研究已顯示它和其余精煉的複雜碳水化合物對血液葡萄糖水平的影響大體相同。然而,只是因為食糖不比其余精煉碳水化合物更壞並非就是說它是無害的。因此,與其首肯食糖,難道我們不應該對過度使用精煉的複雜碳水化合物或食糖都給予警告嗎?

一定要記得精煉食物會大大減少食物的營養價值。雖然許多人以為烹調將破壞植物的營養,其實未必如此。在許多情形中烹調實際上增加了植物化學因子的可利用性。例如經烹調的番茄中的茄紅素比生番茄中的要好吸收得多。烹調能改變營養素的結構從而對健康產生不同的結果。毫無疑問如果你想要充分發揮你飲食中的植物營養,最好是包括各種各樣的生熟食物。

精煉碳水化合物影響血糖控制並且對血液類脂物也有不利的影響。它們沒有提供什麼營養。嚴格素食者一般來說吃高纖維飲食而對精煉碳水化合物依賴較少。

纖維素

這是植物中不能被消化的部分。所有植物類食物都包含纖維。纖維被分為兩類,可溶解的和不可溶解的。大多數植物兩種都有。不可溶解的纖維增加糞便體積並且讓食物迅速和輕易地穿過消化道。可溶解的纖維對糖尿病患者尤其有價值,因為它已被顯示可以幫助控制血液葡萄糖水平。豐富的來源包括燕麥,豆科植物和水果。嚴格素食者每天攝入量約為四十至五十克,與此相比素食者每天攝入量約為三十至四十克而雜食者每天攝入量約為十至二十克。作為參考,每日推薦量為十八克。世界衛生組織WHO推薦的每日攝入上限為五十四克。與嚴格素食者類似的攝入量已被提出是有益於糖尿病患者的。

過量攝入纖維可能是有害的,因為這會減少人體對某些礦物質的吸收。雖然如此,但高纖維完整食物提供的額外礦物質足以補償其損失。並且,纖維在大腸中經過細菌發酵後,部分礦物質會被釋放出來。

植物化學因子 (PHYTOCHEMICALS)

很長時間以來,人們已經知道水果和蔬菜,穀物,種子,堅果和豆類富有維生素、礦物和纖維因而有益健康。但是過去幾年之中,植物化學因子被顯示對健康有很多益處而引起人們的興趣。

這些植物化學因子是強抗氧化劑,可以清除自由基。自由基是在體內循環的活性有害分子。

一組特殊的植物化學因子是植物雌激素。植物雌激素通過與人體雌激素競爭接受體或減少其合成而阻礙其破壞作用。這可能會減少骨質疏鬆症及一些與荷爾蒙相關的癌症的風險。剛在上星期發表的研究中突出了大豆的益處及其可能預防乳腺癌的作用。

另一組重要的植物化學因子是植物甾醇 (plant sterols)。甾醇是一種已知可以預防心臟病的脂肪。功能食物Benecol和Flora pro-active中有添加植物甾醇,並已知有降膽固醇的功效。膽固醇過高會提高心臟病發病風險。一般西方飲食中每日含一百八十至四百毫克植物甾醇。嚴格素食每日含六百至八百毫克。現在對於植物甾醇尚未有推薦攝入值。

抗氧劑 (antioxidants)

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對於糖尿病患者抗氧劑可以減少包括retinopathy和腎衰竭在內的併發症。Opara等人在1998年對五十名Ⅱ型糖尿病患者所作的研究顯示,那些血糖失控並有早期併發症狀的病人已耗盡了他們體內儲存的抗氧劑。高血糖和低水平抗氧劑之間的聯繫引人注目。未能很好控制及有早期併發症狀的糖尿病患者體內抵抗自由基攻擊的能力大約是非糖尿病患者的一半。今年,他回顧了以抗氧劑治療糖尿病的文獻而發現這樣的研究極為缺乏。嚴格素食者飲食已被公認富於抗氧劑。Thane等人在2000年研究英國素食學齡兒童兒童的營養狀況時發現素食兒童血液中的抗氧劑比雜食兒童高。

維生素C

維生素C是一種強大的水溶性抗氧劑。它可以對抗血液及附近細胞中的有害反應。對於糖尿病患者,維生素C似乎可以預防對葡萄糖的低容忍度及併發症,尤其是視力損壞。

一些小型研究顯示糖尿病患者與非糖尿病患者相比體內維生素C較少。Sargeant等人在2001年一個有超過六千英國人參加的研究中發現大量攝取水果蔬菜可能會影響葡萄糖的新陳代謝,並且可預防糖尿病。這一研究顯示了血漿維生素C和長期控制血糖之間的反相關。也就是說維生素C可能對糖尿病的發病及其控制有相當可觀的正面效果。

另有一些其他營養素如鉻和鎂也似乎對糖尿病的發病及控制有影響。但我們現在沒有時間仔細討論所有的因素。但是,我希望我已讓大家認識到糖尿病的風險,以及雖仍需小心但為何嚴格素食者和素食者在預防糖尿病上領先一步。對於嚴格素食者的健康我們應該儘快作進一步的研究。我希望這次大會可以向公眾顯示嚴格素食者與素食者的明顯健康優勢,並希望嚴格素食者與素食者可以領導一場健康革命!!

結論

  • 限制飽和脂肪的攝取,不超過攝取能量中的百分之八
  • 避免包含氫化脂肪的食物
  • 吃包含生熟食物的混合嚴格素食
  • 儘量減少精煉碳水化合物
  • 增加運動量

參考資料

  1. Dahlquist G, Mustonen L Analysis of 20 years of prospective registration of childhood onset diabetes time trends and birth cohort effects. Swedish Childhood Diabetes Study Group, Acta Paediatr 2000 Oct; 89(10):1231-7.
  2. Fort P, Lanes R, Dahlem S, Recker B, Weyman-Daum M, Pugliese M, Lifshitz F Breast feeding and insulin-dependent diabetes mellitus in children, J Am Coll Nutr 1986 ; 5(5):439-41.
  3. Gimeno SG, de Souza JM IDDM and milk consumption. A case-control study in Sao Paulo, Brazil, Diabetes Care 1997 Aug; 20(8):1256-60.
  4. Golding J, Haslum M, Breast feeding and diabetes, Med Sci Res 1987 ; 15:1135 (letter).
  5. Jones ME, Swerdlow AJ, Gill LE, Goldacre MJ Pre-natal and early life risk factors for childhood onset diabetes mellitus: a record linkage study, Int J Epidemiol 1998 Jun; 27(3):444-9.
  6. King H, Aubert RE, Herman WH Global burden of diabetes, 1995-2025: prevalence, numerical estimates, and projections, Diabetes Care 1998 Sep; 21(9):1414-31.
  7. Monetini L, Cavallo MG, Stefanini L, Ferrazzoli F, Bizzarri C, Marietti G, Curro V, Cervoni M, Pozzilli P; IMDIAB Group Bovine beta-casein antibodies in breast- and bottle-fed infants: their relevance in Type 1 diabetes, Diabetes Metab Res Rev 2001 Jan-Feb; 17(1):51-4.
  8. Nigro G, Campea L, De Novellis A, Orsini M Breast-feeding and insulin-dependent diabetes mellitus, Lancet 1985 Feb 23; 1(8426):467.
  9. Pettitt DJ, Forman MR, Hanson RL, Knowler WC, Bennett PH Breastfeeding and incidence of non-insulin-dependent diabetes mellitus in Pima Indians, Lancet 1997 Jul 19; 350(9072):166-8.
  10. Samuelsson U, Ludvigsson J Seasonal variation of birth month and breastfeeding in children with diabetes mellitus, J Pediatr Endocrinol Metab 2001 Jan; 14(1):43-6.


網上出版:2002年八月二十五日